66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

原来我没懂作文800字

作者: | 人气:68 | 时间:2018-08-17

  篇一:原来我没懂
  对于母亲,我心里一直以为自己很爱她,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报母亲给予我的爱。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我错了,原来我没懂爱的真谛。
  去年三月份的一个星期天,我和母亲去看望姥姥。看到姥姥干瘪得跟树皮一样的皮肤,我心中一颤,竟有说不出的难受。姥姥握住母亲的手说:“闺女呀,咱们家就你一个闺女,我已经到这把年纪了,也享受不了几天清福了,这个……”说完,姥姥抖动着手将自己的手镯从手上摘下来递给了母亲,那是姥姥一生从没有摘下来过的东西。母亲没有推辞便接受了,然后母女俩抱在一起一阵痛哭,我的眼角也湿润了。
  回家的路上我问母亲,为什么要接受那个手镯,那是姥姥的心爱之物。母亲告诉我说那是一种付出,一种传承,只有接受了才是对姥姥最好的报答和安慰。我忽有所悟。姥姥为她的子女付出了太多,她爱得太深了,最后在自己实在无力付出的时候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传承下去,这是多么伟大的付出,多么伟大的爱呀!母亲说:“爱在于付出,而不是回报。你姥姥给我镯子是叫我像她一样将她的爱传递给你,让我更爱你。当自己的付出被别人接受的时候,自己的心中也会充满幸福。你姥姥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或许你现在还体会不到付出后的快乐。”
  这件事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母亲的那番话和姥姥摘手镯的动作,我至今记忆犹新。我感谢她们,是她们让我懂得了爱在于付出。一个人从降生到生命的终结,不仅仅要接受爱的乳汁,更重要的还应播洒爱的甘霖。把爱的付出存进我们的人生银行里,不断地积淀,不断地付出,才能让我们自己成为这个特殊的银行中最富有的储户。在付出爱之后领略被爱,才会倍加珍惜,才会领略爱的真谛。所以,付出了,你才富有,哪怕只是寸草心!
  
  篇二:原来我没懂
  柠檬水很苦,很酸,我觉得不好喝。可爸爸和妈妈站在一起,我却一直认为就像苦涩的柠檬水。
  妈妈向来凶得难以言说,对爸爸更是格外严格。爸爸不懂怎样讨好妈妈,胖胖的脸上总是写满无奈。爸爸生活平淡,很少发火,可一旦生气,出气口却是我。我想,爸爸是冰水,淡得没有味道,没有温度,没有颜色。而妈妈就像柠檬,除了苦就是酸。
  妈妈逛街从来都是找阿姨、朋友,我至今没有见过她和爸爸一起逛过街。看着父母虽然身高配,年龄配、容颜也配,可我老觉得少了什么。是什么――我却至今未能想出。言情小说中那似火的情,那淡如水却如烟般的爱,那眉眼之间传递的感情,父母一个都没有占到,我挺失望。
  爸爸妈妈之间话虽多,可大部分都是妈妈在责备爸爸,爸爸从不抱怨反抗。说实话我真心觉得爸爸可怜。他们宛如立在街道的一端,而我在另一端,我只能恍惚看见父母站在一起,却从未看透他们之间的情感。我真想大着胆子,趁车停下之际,飞奔过去看个清楚。
  机会终于盼到了。(66作文网 www.66460.com)
  那天是爸爸妈妈的结婚记念日,爸爸脸上少了淡定和冰冷,趁妈妈还没有回来,他老远地跑去花店买了束玫瑰。我大吃一惊,有些怀疑爸爸是不是发烧或者吃错药了。我问爸爸时,爸爸却声音颤抖地让我不要吵。爸爸眼神中包含着急迫和期待,闪烁着不同于平时的欣喜,他躲在门后,就像个贪玩的小孩。我很识相地回到了自己房间,但好奇心让我打开门缝向外瞧。
  门“嘎吱”一声开了,妈妈仿佛知道什么似的向四周望望,发现没有什么变化,才脱鞋。我觉察到了妈妈的失落,也看到妈妈眼神中的黯淡。可这时,爸爸冷不防从后面跳了出来,笑看着妈妈。妈妈愣了一下,脸一下子红了。妈妈低下头笑了,那笑像极了白雪公主,多羞涩,多腼腆,又像个被老师表扬的学生,还像初次被男生表白的少女。
  我看着这一幕,有些激动,有些感动。
  其实苦涩的柠檬水,如果加上了如蜜般的爱,不就可口甜蜜得宛如糖水一般吗?
  这个道理现在我才懂,却值得我一生回味!
  
  篇三:原来我没懂

  雨天,街道,转角口。
  母亲用手环住我的肩,铜棕色花斑雨伞刚好罩住了匆忙赶着回家的我们,但我们的目光却不得不在一辆卖棉花糖的车前停下了脚步。
  在昏黄的路灯下,看见银灰色的铁皮上贴着桃红的三个楷体字“棉花糖”,但大概是时间长了的缘故,许多顶角已经翘起垂挂了下来,车轮旁地上横着满地的竹木棒子,车轮的花痕上刻进了三四张用过的纸巾,一把朱红色的大伞撑住了整个单车,但由伞角的波浪式花纹处起,表面上裂开了一条条缝儿,只剩下里面的白线连接着,卷取棉花的凹槽旁沾满了黄色的糖,有汁。
  这样的车,车旁是一个花甲老人,身穿一条白色的背心,但边角已泛起了一些汗黄,老式西装裤耷拉在瘦削的腿上,裤脚已经被雨水溅得湿透了。鞋子说不上破旧,大概是穿了四五年的样子。灰黑的头发中落下了雪白的发丝,斑斑点点的皮肤如同被揉皱了的纸,似乎一扯就会脱落的样子。
  平时从不提议吃路边摊的妈妈,这回出乎意料地走上了前去:“大爷,这棉花糖多少钱啊?买三根!”我甚是惊奇。
  他扬起耷拉着的脑袋来,垂吊的双眼睁了睁,抖了一下眉毛,咧开嘴,满脸纹痕,他抬起手在胸口挥了挥,说:“不贵,不贵!一根才一元。”他笑了。
  之后,妈妈给了他一张五元,那老人便从裤兜中摸出了一把钱,由一元到十元整整齐齐地叠好,似乎每一张都是用饱蘸汗水的手捋平过的。他用手指蘸了下口水,捻数出了两张皱巴巴的一元钱,塞到了妈妈手中。回来的路上,问妈妈为什么买这种路边摊,而且还多买了一根,她却只是叹了口气,捋了捋头发,说:“这么个雨天,也没什么客人,那么大年纪,挺不容易的。”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在这雨天,在这个城市的僻静巷子里,在温州这个号称有钱人世界的地方上,这个花甲老人,在雨里卖棉花糖……我突然想起,为什么老人选择了人迹最少的一条小巷里卖棉花糖,是因为城管?是因为热闹点的地方需要摊位费?或者还是其他?
  老路转角的一个街灯,灯下是一位花甲老人,老人手里把着一辆破旧的单车,单车上是雨天里黏湿的甜腻的棉花糖,但这糖在嘴里却不觉甜了。
  原来我一直没有懂他,这个雨天卖棉花糖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