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

关于倔强的作文800字

作者: | 人气:6 | 时间:2017-09-21

  篇一:倔强的石头
  烨烨生光。我生活在这片大家族中,始终把自己当成其中的一员。或许我能发出的光是最微弱的,或许我被挤在最难以发现的角落,无论如何,我不会把自己一颗金子的身份贬低成石头。
  我倔强于淘金者那不识货的眼光,他带走了我的兄弟姐妹,却偏偏抛弃了我。我对他:“你不能这样,请给我一颗金子最起码的尊严。”他说,他的话毫无气势:“你不是金子,你只是一颗鸡立鹤群的石头。”可怜的淘金者,连石头与金子都分不清。我说“我可以证明自己,你把我扔进大海,如果我是一颗微弱的石头,肯定是经不起海浪的拍击。”于是淘金者把我扔进大海。
  我来到了大海,这个陌生又黑暗的地方。一层巨浪扑面而来,我无力反抗,但也不并惧怕,巨浪是拍不散金子的。然而这时,那个大张的贝壳出现在我身后,这种肮脏的生物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他把一颗尊贵的金子含了起来。我被关在这个漆黑的小屋子里,心中的不屈无处可泄,我不停地滚动,一股黏性物质开始将我包围,我越是反抗,它就裹得越紧。我知道,自己将变成一颗珍珠,也许这会让我身价翻倍,可我是金子,一开始是,就永远是,倘若将我变成钻石,我也会怀着作为一颗金子的不甘。
  一次潮落把我送出了大海,我释放的光芒与夕阳交相辉映。
  淘金者把我捡了起来,他现在已然是一个珠宝商了。看到他,我为自己变成了珍珠而感到羞愧,只希望他能肯定我这颗金子的存在。珠宝商双手捧着我说“多大多美的珍珠啊!”然而他的兴奋表情没有维持多久。他叹道:“唉!如果能取出里面的那颗石头,就真的完美无瑕啦!”我终于不能再沉默,燃烧的怒火使我失去了理智,我斥喝:“我是一颗金子,一开始是,就永远是,……”这个老熟人惊骇的表情让我明白他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我来。他说“又是你这颗石头?你可以一直这样倔强下去,但始终改变不了你石头的本质。”我说:“你把我带到市场,总有人会识货的。”于是珠宝商把我带到了市场。
  一拨又一拨的人看过我后都只是叹息:“一颗多美的珍珠,多羞人的石头啊!”“我是金子,不是石头。”我依然理直气壮地反驳。
  老人来到我的面前,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了。他说“哦!美的珍珠,多美的金子啊!珠宝商,一颗珍珠包含着这么美的金子。你不觉得很奇特吗?”再也没有比让别人承认我是一颗金子更开心的事了。
  老人把我带到了博物馆,放在最醒目的地方,资料牌上密密麻麻的字,唯一认得的便是“金”字,不过这不就够了吗?看着眼前这些人垂涎的表情,我甚是开心。
  这是一个最完美的结局。
  然而……
  资料牌上是这样写的:珍珠含“金”。一颗为了梦想不懈奋斗的石头……
  
  篇二:窗外的倔强

  我喜欢太阳穿过树缝的缕缕,伸出手,让那缕缕穿过手心,仿佛抓得到,又抓不到,似有似无。早上那太阳穿过窗帘,窗外的树影像湖面上的微波,在纱帘上晃来晃去,但却少了昨日窗外一丝倔强的身影。今日,树影在窗帘的背后一抽一抽的扭动身体,上演皮影戏,却显得有些单调。望着那紫纱窗外的空旷,眼泪竟不由自主流下来……
  在我窗外的阳台上,有两盆植物,一盆是月季,一盆是仙人掌,那盆月季是奶奶亲自种的,红的像火,粉的像霞,那妩媚,那娇艳,无人能及。红的眼,红的绛唇,红的衣裙,仿若花色。
  但是那盆仙人掌,是奶奶在外人田中捡回来的,随手扔在土里,它全身都是刺,像一只绿刺猬,一不注意就会被扎到。我很讨厌那盆仙人掌,甚至想把它扔掉。
  比起仙人掌我更喜欢月季,每天坚持给它浇水,渐渐地,渐渐地,月季的三四株变得多了,而仙人掌呢,仍然没有长大,也没有开花。
  “轰……轰……”呀!下雨了!我立即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呀!我突然想到我的月季和仙人掌还在阳台上,我本已经伸出手想把它们收到屋子里,可天又打起了雷,我急忙缩回了手,不敢再伸出手去,想着明天来给它们收尸吧!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月季无力的站着,垂着头,奄奄一息,我精心培育的花竟如此不堪一击,我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而那被我嫌弃的仙人掌呢,风再吹,也也不倒,雨再打,也打不挎。
  我也许明白了!
  
  篇三:脚下的倔强
  有一种植物,我不仅喜欢,还十分敬畏,那便是小草了。你可曾经注意过你脚下那些微小的生命吗?每当冬天即将过去,是谁最先将春天的气息带来?是小草。河堤边的柳树还未舒展筋骨,千万的花苞仍在沉睡时,是消除先从地面钻出来,仿佛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告诉我们:春天来了。随处都是淡淡的青色,带来新的希望,让人充分体会“要看草色近却无”这种景象。
  它是一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植物,但却又是这等的渺小和不起眼。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地践踏,他也有哪次折断了腰,像生病的孩子般贴在大地妈妈的怀抱中,但它们并没抱怨,并没撒娇,有谁想象几天过后它们又将挺起柔弱的身骨?记得有一天,我在东山岭上散步时,看到一侧的草地被烧得一片焦黑,顿时惋惜不已。但过了一段时间过后,在焦黑的一片中,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零散的淡青色,让我欣喜之余,也感叹先人对它的赞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的,只要把根神扎土中,不管如何,它都会倔强地钻出地表,点缀大地。
  它们都是谦逊的,它们从来不与大树比高,只是安分地在树下生长着。它们也从不与花儿争妍斗丽,不计较人们在赏花时对它们那吝啬的目光。它们总是如此默默无闻的。(66作文网 www.66460.com)
  当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落下后,小草便穿上黄绿的衣裳,做好也风雪斗争的准备。不畏狂风,不怕暴雨。也许当你俯视脚下,却早已不见它们的身影,因为它们已融入大地,化为肥料了。
  看到它们,你可会想起烈日下或是寒风中清扫街道的环保工人?可会想起疏通道路的交警?可会想起千千万万个坚守岗位,安分地为人民服务的劳动人民?它们都在默默地付出,甚至有许多连名字也不留下就走了。但没人吃惊,就如同脚下的草被拔掉似的,显得如此自然。他们身上的这些精神,不正是小草的精神?
  我敬畏小草,如同我敬畏他们一样。它们的倔强,坚强,这些平凡生命中不平凡的品质,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当我们遇到困难时,不妨看看脚下,看看它们的倔强,也许你会明白今后的路要怎么走。
  
  篇四:倔强的麻雀
  “呼”地一声,一群麻雀纸屑般惊散。它们总爱群居生活,似乎谁也离不开谁。
  小时候的我,喜欢天空,喜欢广阔,更喜欢自由,便使我对这群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麻雀产生了好感。时而俯冲向下,时而加速上升,就连现在最先进的飞机,也没有这般自如。看着精灵们飘来飘去,我也总想如它们那般驰骋天际。
  冬日的阳光普照大地,把雪照的明亮耀眼。一大群麻雀,浑身长满了褐色羽毛,深褐色的小喙,脖子缩在丰厚的羽毛里,讨人嫌地在牛腿下踱来踱去,叨开还冒着热气的牛粪,在其中寻觅着草种。突然想起父亲教的捉它们的土办法,便想来试一试。
  从家里搜出一个破旧的篮子,震掉布满的尘土,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设下机关,放了一些麦粒,唯恐诱惑力不够,又找来几只肥肥的小虫夹杂其间,然后又用扫帚将拉棍的绳子蒙上一层雪,就退回屋内静静守候。
  我时不时地趴在门缝边向外窥探,生怕一丝声气惊扰了它们,只能安分地等着。几只玩耍的麻雀,蹦跳着,似乎看到了蠕动的小虫,慢慢朝陷阱靠近。我眼睛似乎冒出了火花,一眨不眨地渴盼着它们快去吃那些美食。不知是因紧张还是慌张,脉搏上一股力量穿过绳子,翻过“雪山”,传递到那根支撑的木棍上,“扑——”篮子合上了。受到惊吓的麻雀们扑棱一下,全飞回到树上了。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它们重又嬉闹起来。叽叽喳喳,似是快乐,似是在传递着我的诡计,反正它们再也没有靠近陷阱。
  后来,偶有兴致,我来到一座老屋,老屋像一个沉默的老者,容纳着他所能包容的一切。等我进入后发现房梁上停着一只麻雀。也许是因我的意外闯入惊扰了它。眼神惊恐,毛发凌乱,在屋内如无头苍蝇,胡乱地飞着,结果四处碰壁,“砰砰”地撞着玻璃。也许是因为慌乱,也许是因为智慧不如人,墙上明明有个小洞可以飞出,可它就是找不到归途,一次一次徒劳地撞击着,那力道就像射出的子弹,结果受伤的却是自己。慢慢的,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撞晕了,它撞击的次数少了,停留的时间长了,甚至好长时间一动不动。我试图靠近它。它瞪着眼睛看着我,让我一愣,它圆睁环眼犹如张翼德之势,可毕竟是累了,待我的手扑过去时,它一动不动了,只是把自己的脖子尽力向上伸,似乎在等待刽子手的杀戮。
  我并不想伤害它,相反,我是怀着崇拜的心理。我用手捧着它,一溜烟跑回家,向父母展示我的成果,并在他们的帮助下用线绳拴上了它的腿,它似乎很老实。
  我父亲说:“你是养不活它的!”可我执意要喂养它。我把它放进一个陈旧的小箱子里,将一个精致的小碟子放上一些小米,又出去捉了一些小虫,那小虫更加肥大,如同静心挑选的一般。可那诱人的食物俨然没有触及到它的任何一条神经,它依旧伸长了脖子,犹如大气凛然的文天祥,又似是狼牙山五壮士,更似初擒的孟获,一副坚定如归的样子,不闻不动。当时,我并不关心它的决绝漠然,只是一心想留住它。还以为它口渴,就舀了一些水,放入另一只精美的小瓷碗里。可它仍旧是老样子,一动不动,伸长着脖子。我又以为它想出来溜溜,就一手托起它的脚,另一只手死死拽住那根线绳。一出箱子门,它便如同一台新式发动机,迅速启动。可它马上就在空中停住了,像撞到什么东西急速弹回。我急忙拽回绳子,连忙回到屋内。它便又沉默了。
  只有短短的两天,它最终还是死了,可它的脖子还是伸长的,似是准备随时劲力地向上冲。我将它埋在我家后院的一棵树下,同时也埋藏了我的一段愚蠢的经历。也许,只有自由才是它的天地。而我也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地。
  
  篇五:倔强
  倔强成功的花,人只惊羡她现在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古人云: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就今日可言,我们能高谈越王忍辱负重,终成大业的故事,我们亦可从今日之中,见荆棘鸟喇喉而歌之坚韧,然后又可道:古人之诚不欺我也。
  曾记得,小时候看动物世界的时候,总会有很多的感触。有一次看到那雄鹰被它们的母亲折断了翅膀,然后再狠狠地丢弃于悬崖之下,我的心头也跟揪紧了。那该有多疼啊,当时我就想哭。它们用一次次然的飞翔,告诉我们:你看,这才是坚毅,这才是英雄,而这又是怎样一种为梦想决不放弃的倔强啊!
  提笔及此,我忽然想到孔圣人曾经的一句话: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对啊,一个人不可以没有远大的志向,不可以没有坚毅的性格,若是连这都丢失了,那我们一个活生生地方走着的人,又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古今气倒也,则不胜举。
  今日,在这里,在这教室之上,我可以肯定回答他和我自己,大地会唱,因为我们用双足踏触着大地,哪怕是鲜血淋溢,还是行尸走肉地接触地而歌颂,我也决不会忘记为明天而战斗。因为,我也有我的坚毅,执着的命运!
  因为有了倔强,我才能永往直前。但是我要告诉自己,有了倔强,使我一直活在这个黑暗而又封建的社会,职果不经历风雨,不经历磨难,怎能走向现代的新中国呢!
  我有我的倔强,你有你的倔强,我的倔在内心发出。
  倔强之路,要好好走下去。成功就在眼前。
  
  篇六:秋日的倔强

  不知不觉之中,已进入深秋了。枯黄的秋叶带着最后一缕诗意,悠悠然地飘荡而下。一切的一切仿佛都落下了序幕。在苍黄的世界中,几棵墨绿色的松树显得该外突兀,似乎透露着一种不屈,一种倔强。
  和往常一样,走在放学的路上,偶然发现一切都有了变故,嬉笑的燕儿变成了南归的秋雁,似锦的繁花失去了往日的色彩,草木退去了绿色,阳光没有了炽热……秋天好像少了些活力与激情。
  “自古逢秋悲寂寥”,正当我沉浸于悲凉的秋色中时,一抹成熟的墨绿色悄然映入眼帘,那是松树傲然挺立的色彩,油亮亮的松针一簇簇向外伸展着,每一个都尖锐有力,好像有股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他。我的眼睛顿时被染得灿烂起来,我惊异的看着这墨绿色的松针,他们仿佛也睁着深情地眼睛望着我……
  这倔强的生命,就像是在告喻我:希翼、渴望、追恋、向往,是一切生命的本质。即使天苍凉了地苍凉了宇宙一切都苍凉了,它们也会顽强的伸展出自己的色彩,决不肯把生命http://的蓬帆降落。于是,在这苍黄的天地中,有了他蓬蓬勃勃的绿色,有了他万古长青的勇气,有了他不屈于命运安排的刚强,不甘心在秋天就结束自己年华的执着,坚韧。他用他的倔强战胜了世间的苍凉,“我言秋日胜春朝”,这成熟的墨绿才是秋天的赢家。
  看着这一抹耀眼的绿色,我忽然想到这何尝不是拥有松树般倔强之人的真实写照。他们不屈服命运的束缚,与病魔抗争,也许他们会失败,但至少他们敢于斗争,谱写了无悔的人生。就像贝多芬,一位失聪的音乐家,他用灵魂创作出动人的乐章,赢得世人的尊重。
  手从松针上划过,生疼生疼的,但我却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在困难面前就要做一棵挺立的松树,不怕寂寞,不怕嘲笑,用那份小小的执着和倔强,击破困难,迎来胜利的曙光。
  围栏上的露水里,映着初升的太阳,那么美好,那么闪亮。这浓浓的倔强的墨绿色,仿佛在空气中流动,不仅流进了我的眼睛,也流进了我的心胸,更流进了秋日的每一个角落。
  
  篇七:倔强仙人掌
  女人看见路边蹲着一个挑担老头儿,他身下的筐里满满一筐仙人掌,嫁接出各种形状,高高的底座像一座独立秀挺的山峰,山峰顶部是形状不同的红、黄、绿各色仙人球。
  女人拿起仙人掌左右挑选了很久,价格不贵,与花鸟市场上的相比便宜许多,挑定了自己喜欢的两个,准备双数一起买。
  老头儿满脸胡茬儿,一个劲说这植物的种种优点,如何好看好养还净化空气,末了搓着厚皮疙瘩的手说,两个就算你小批发。又便宜了一块钱。
  你这是真嫁接上去的,还是用牙签插上去的?这样的价钱,女人总觉不安,终于指着山峰顶部的红黄绿颜色的仙人球提出疑问。脸上是浓重的怀疑,蛮好的花买回家后发现是新种没有根的,这种事情不是发生了一次。
  老头儿却生气了,脸腾地红上来,结结巴巴地说,怎么可能是插上去的?怎么可能是插上去的?都是我一棵一棵栽起来的。
  是吗?她冷眼旁观,反问道。这样的表白她也见多了,倘若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何必这么着急,她心里又想。
  眼看就要成功的交易,因为这一问停了下来,他着急得差点手舞足蹈,而他越是叽里咕噜地急着解释,她越觉得他不诚实。
  忽然,老头儿停了下来,从筐里拿起一棵茁壮的仙人掌,没等女人反应过来,使劲一拉,把它的顶部从底峰上扯了下来,然后一手一个举到女人眼前,有牙签吗?他用力问她。
  没有牙签,扁扁的巴掌形的黄绿色软刺仙人球从它的底峰上掉了下来,而它的底峰上生生裂开一道绿色肉质沟壑,那首尾两截早已浑然一体地生长。
  证明了真假,女人付钱,老头儿一脸自尊,挺着胸膛收钱,三块钱一个,五块钱两个,老头儿从布衫口袋里摸出装钱的塑料袋,该找多少还找多少,也不计较身首异处的那一个。
  老头儿站起来把东西包扎好,送进女人的车筐里,生意小,服务周到。站起身时,顺手捡起地上已成两截的东西,一起送进了女人的筐里。
  不要扔了,两截一起种在泥土里,两截都能活,老头说。
  女人还在心疼,他倒笑了起来,露出锈蚀的牙齿,用东倒西歪的普通话安慰她说,放心好了,这植物最耐折腾,刚才那点事算不了什么,只要有点泥,就能长出根的。
  两截还能活,这不假,但女人看着老头儿还是觉得心里生疼,仿佛受了伤的不是那棵仙人掌,而是别的什么,那别的什么像一只小手,躲在她的胸膛里,一下一下地揪她的心。
  那疼隐隐地从他脚下的那堆根须里传过来,从他鬼样的普通话中传过来,从他那已经装在布衫口袋里的塑料钱袋里传过来,从路上来往不息的车流人群里传过来,疼得她直想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