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

关于失落的作文

作者: | 人气:1 | 时间:2017-09-26

  篇一:失落的压岁钱
  空荡荡的大街,沿街紧闭门窗的小店,你以为这是某个废弃的城市?错,这就是过年时的上海啊,每年临近春节,大部分的外来人口都回家乡过年去了。春节起源于殷商时期并从那时开始,它就是亲人团聚的日子,离家在外的游子在过节时都要回家欢聚。对于来上海打拼的人来说,年关是一个契机,让他们得以在繁忙的一年中有时间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这也使得上海从一座“堵城”变成了一座“空城”。就算是街上人少了,也没有影响年味在整座城市里渲染开来。小区的门口挂上了红艳艳的灯笼,就连路上的树也挂起了五颜六色的彩灯,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我喜欢春节不仅仅是因为它融吃喝玩乐于一身足以满足一个孩子的天性,更是因为能够收到压岁钱。嘴上说着推辞的话,手却诚实地接过了红包,一边说着谢谢,一边隔着厚厚的红纸推测里面到底有多少张“红色毛爷爷”。过一个年,身为孩子的我总是收入不菲。
  如果要深究压岁钱的来历,那就得从一个神话故事说起:从前,有一只身黑手白的小妖,名字叫“祟”。它专门陷害小孩子,传说它在小孩头上摸三下,孩子就会开始发烧,呓语,最后变得痴呆。有一户人家在无意之中用红纸包裹了8个铜币放在了孩子的床头,意外地吓走了“祟”。后来,这个方法在民间流传开,由于“岁”与“祟”同音,压“祟”钱最终变成了压岁钱。
  压岁钱起始于汉代,当时它被称为“厌胜钱”并不具备货币功能,只是佩戴在孩子身上的饰品,在其正面刻有“天下太平”类似于此的吉祥话,背面刻有龙凤,双鱼等。在民国,长辈把100文铜币当做压岁钱给晚辈,象征着“长命百岁”。当纸币开始大量流通的时候,长辈又以连号的纸币给晚辈,意欲连连高升。可见,无论是在古代还是近代压岁钱都是长辈对于晚辈的一种祝福。
  妈妈说外公是个生意人,在她小时候她们家就已经是万元户了,在乡里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可是家里给每个人的压岁钱只是为了讨个彩头,区区两毛钱罢了。那个时候,她就用女孩子家涂唇的红纸拿来换她两个弟弟的压岁钱,我的两个舅舅拿了红纸就去扑红脸蛋玩,而她就用六分钱买了六颗糖吃。在当时,压岁钱对于孩子们甚至没有玩和吃来的重要。
  这让我想到2014的一份调查,它显示北京90名10到13岁孩子中平均收到4867元压岁钱。其中,父母职业为公务员的压岁钱平均水平最高,共有18个孩子,一共收到了10。41万元,平均约为5783元,高于压岁钱平均水平。从前,看过一篇微小说讲的是一个官员在过年时以孙子的压岁钱为由收人贿赂。我看时不过是当做一个故事罢了,现在想想这何尝不是某种社会现象?现在的压岁钱就算不是官员们的灰色收入,它也渐渐成了孩子之间互相攀比的工具。
  于是,我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压岁钱到底是压岁还是压钱?”从前,我们从压岁钱得到的快乐是翻开枕头看到下面的吉祥的红色包装而不是打开那个红色包装所看到的纸张个数。
  我们可以不去考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压岁钱失去了它本来祝福的善意。但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是如何保护压岁钱原有的传统意义并且让它传承下去。
  那一刻,突然有一个想法窜过我的脑子,我的手慢慢伸向口袋里刚刚收到的两个红包。我把它们拿了出来,交给了爷爷奶奶。没错,我要给爷爷奶奶压岁钱。
  在历史上,压岁钱本来就是分为两种一种是送给孩子压祟,一种是送给老人压岁,后者的这个“岁”是指“年岁”的“岁”,压下了岁月的增长就能活得更加长久。
  压岁钱的变味不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缩影,还有很多类似于压岁钱一样的文化走向变味,甚至于走向灭亡。中国上下五千的文化,我们不能看着它慢慢不能看着它走偏,更不能看着它没落。
  
  篇二:失落的昆曲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痴男怨女们无疾而终的爱情最后都只剩下一声叹息,汤义仍的《牡丹亭》如是,洪昉思的《长生殿》亦如是,那是江南如水的温柔和寂寞。
  昆曲是个出生在娄城南河的小姑娘,那是曾孕育了江南丝竹的小城。后来,她在姑苏城里长大,有一口温婉软糯的水磨腔,像春日刚抽条的柳枝似的细腰柔软娇嫩,浓墨重彩的面妆下是清澈的情意。再后来,她遇见了几个落魄的文人,在那最好的年华里,她有了潸然的故事。
  我很久以前是学古筝的,但后来不知怎地又非要学琵琶,许是被江州司马的《琵琶行》打动了。老师年过半百,早先唱过越剧和沪剧,兴起时还会唱那么一两折昆曲。很可惜,这么几年也没完整地听过一出《游园》。
  可我看见了长生殿里贵妃那场惊天动地的儿女情长,最后还是葬送在了帝国的万里河山之下,魂销马嵬坡。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太白醉酒,孤影成双,落拓的诗人有着世外的轻狂。玉芝兰树的潘郞风华绝代,朱笔亲点的状元意气风发。窦娥清瘦可怜。
  前几年在苏州念的时候,昆曲学校来了人说要选几个学生去学习,很可惜,颗粒无收。京剧一些北曲作为守护者甚至是崛起者这么多年来独挑大梁。南曲之中似乎只剩下沪剧越剧撑着门面。自古以来,江南就一味温婉,缺少帝王之气,难以进入人们的视野,除了那东南形胜,自古繁华的钱塘。吴语又作为小部分地区的语言而通行着,又更何况昆曲的语言那本就是吴地之中又一小部分的存在。(66作文网 www.66460.com)
  时光倒退几百年,也许人们会对杜丽娘,崔莺莺的故事颇有感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养在深闺的女子,永远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会觉得张生寡情,红娘不安好心,悠长时光之中,一切都在改变。可那对话仔细瞧瞧又着实有趣。例如,曹芹溪的《红楼梦》中宝黛共读西厢,宝玉一句:“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貎”。虽显轻佻,可又贴切得紧。什么“良辰美景奈何人,赏心乐事谁家院”,《牡丹院》中的句子似乎句句都美得不像话,而长生殿是贵妃的每一次回眸都殊色惊人。
  可时至今日,这些都已经不适合了,咿咿呀呀的曲调似乎更像靡靡之音,昆曲讲的是小儿女的情人,那恰恰是英雄的气短。温柔乡即英雄坟,于是昆曲披上了失落的阴影。
  但她不该绝,旧戏折子过时了,新本子仍然可以写。可昆曲的落寞恰恰应证了没有好的本子的短板。因为方言正在失落,普通话、外来文化带来的冲击,以至于方言成了外婆积灰的梳妆盒,于是人们只会说“她”,不会说“伊”,会说“你”而不知“侬”。为你寝食难安远不及为伊憔悴来得有味道。
  失落的昆曲背后是姑苏失落的乡音和旧梦。许多年之后,你是否还会记着即登台时的衣带翩跹,开口时的水磨婉转,这不是什么历史名人、明清古迹所带来的印象,而是似水柔情,吴侬软语的姑苏记忆。
  
  篇三:失落的优雅
  没有亲临大海的人,是不会感觉到它的广阔;没有亲身品尝过咖啡的人,是不会体会到它甜中略带有一丝丝的苦味。同样,只有经历过失落的人,才能体会到失落的优雅。
  生活在这个喧嚣的时代,既然不能跟这个时代的人一起去喧嚣,那么只能被这个时代的人遗落了。失落的我们,如何继续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那只能靠我们的勇气,靠自己的毅力……
  当令人窒息的“时尚流行风”拂面时,每天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面孔;当书本的重量在肩膀逐渐增多时,我们被碾没在时间的车轮里……有一天,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里,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自我。
  于是,我透过时间的轮子缝中,看到了苏东坡从幽深的丛林中一路走来,吟唱着“一蓑烟雨任平生”;他坦言“我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田院老乞儿,在我的心中,没有一个不是好人”;他吊古伤今,“一樽还酹江月”……他的洒脱,他的豁达,他走出失落的黄州赤壁。
  李白经历过仕途的挫折后,“仰天一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嵩人”。他举着酒杯,对着明月,时而发出“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悲愤,时而发出“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情。他用感慨悲歌将失落淹埋,用艺术把心声抒发,而他的生命感悟让他不朽。
  几年的艰辛,却换来众人“满纸荒唐言”的评价,得到的却是自己“一把辛酸泪”的苦楚。而曹雪芹并没有被众人的失落,扼杀了自己的写作热情。他顽强地继续走下去,任凭“都吟作者痴”的话语,独自吟叹“谁解其中味”的辛酸。是的,这种失落的情趣谁能体会到呢?
  在失落的情绪中,却不失志。在失志中,却不迷失自我。在这反反复复的徘徊中,一个个优雅的身影印在历史的天空,前有古人,后有来者。
  
  篇四:失落的遗迹
  枪声退隐、灰烬渐冷,冬日的暖阳在圆明园断壁残垣间渗透,穿越风雨繁华。
  我是不喜欢在夏日里来圆明园的,纵然有荷叶亭亭、树木葱葱,却销蚀了它本来的样子,褪去了风尘掩饰的绝美。中国的美往往是含着悲的,美使人悲、使人怜。这个宁静的午后走进它,确是它最美的时候,安睡得如一个藤椅上的老者。
  静静地漫步在圆明园之中,地上布满了或残缺或完整的石块,闪着遗恨的光泽,在无人理睬的角落里,静静诉说着被时光抛弃的痛楚。仅有的几根石柱依然倔强地孤独地立着,但早已不再洁白,显得暗淡无光。褪去了照片中摄影师的刻意协调,平添了一份灰暗与沧桑。
  圆明园终究还是回归到它原本的面貌——一块块破碎的汉白玉。它本就属于大地,曾被赋予其它的名字后又回归平寂。凡我们所见类似圆明园的这种华丽而精致的美,都出自于人。撇开政治民族立场,不论出于何种目的,任何对这种美的破坏,都是对人类智慧的侮辱和亵渎,都不可饶恕。
  我早就没有了初来的丝毫兴奋和喜悦。我本是个爱笑的人,但尽管身边的气氛再怎么欢愉,心中的沉重也丝毫无法褪减。也许是我太多愁善感了。但真的,每当我靠近那一个石柱,哪怕是一块碎石,都分明能感到它们的荣耀和叹息。我随意掂起一块似乎能感受到大火过后的余温。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才将石面打磨的灰黑一片,但不难想象,它曾是多么的高贵和精美。透过斑驳不清的纹路,隐约折射出时光追逼中的挣扎与无奈。
  往前走,竟迎面而来一缕现代化的气息,大声谈笑的旅客,脖子上挂着相机,穿着艳丽的衣服,依靠在早已失去色泽的石柱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姿势,将洋溢的笑容定格在了相片上。惟有路边的几根骨根,在见证了它的浩劫与多年的变化后,依然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默默无语。
  一瞬间,我突然感到手中的石块的灼烈。
  我忽然有一种逃离感。这里的历史太过厚重,而我的肩膀仍太过稚嫩对这种扑面而来的责任感和宿命感时,依然感到不知所措,甚至没有了起初的悲情与感慨。
  这样惶惶地走了许久,一抬头,夕阳透过雨果铜像,目光严肃而忧思,如跳动在黑暗中的光点,明亮而深邃。
  我注视着它,那一刻,风从林间吹过,钻入我的心。
  走出园门的时候,夕阳的余晖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我终究无法带走园子中哪怕再小的一块石头,但我知道,我带走了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将扛在我的肩头、安放在我灵魂的深处,给我激励、促我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