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变形计母爱的呼唤/母亲的呼唤

作者: | 人气:2 | 时间:2017-09-14

一 : 母亲的呼唤

小时候,在家乡的小村里,听的最多,记忆最深的,莫过于母亲们的喊街了。

那时候,村里“洋车”很少,一般老百姓买不起,也没有电,电话就甭提了,家庭成员、邻里之间的杂碎事儿,信息传递,最快捷、最方便的,就数喊街了。

这活,一般都是做母亲的来干,母亲们喊街,是农村生活交响曲中不可或缺的美妙乐章。

“哎,他娘,该吃饭了,碌碡哪去了?”老百姓给孩子取名,从不咬文嚼字的,见啥取啥。当娘的左寻右找,没有,就跑到街上扯开嗓门,开喊了:“小___碌___碡___嗷,家___来___吃___饭___了”,“来___了”,碌碡先应声,再往家跑,省得母亲盼着。一唱

一和,这声音,几乎多半个村都听得见。

“肉他娘,今天没事,招乎几个人来,打牌玩吧”,老百姓常年不见肉星,取名肉,盼富有呗,肉他娘站在门口冲街就喊开了,“有喘气的吗,来几个打牌了”,不用大喊,就陆续来一小堆人,两局足够。那时候,农村农闲没事,都站街闲聊,三五成群的,哪有外出打工的啊。(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怎么个喊法,大呼、小叫、早上喊、夜里喊、家里喊、街上喊、站着喊、窜街喊,都有讲究的,要分事儿来,做母亲的心里都有数。既不出妄力,还要让该知道的人都能听到,这火候拿捏的真是到家了。

黎明喊的,肯定家庭中最要紧的事了,那是要打搅邻居休息的。“老少爷们、秭妹娘们们,俺家的母猪窜墙跑了,恁行行好给俺找找,俺一辈子也忘不了您。”这喊声,一会响,一会弱,一会近,一会远的,是窜街喊的,有三遍以上。动员全村的力量不容易啊。

喊街也要讲礼貌,讲策略,先礼后兵。“俺家的芦花小草鸡下蛋不着窝,两天不见了,要是跑恁家去,恁给俺放回来,要是两天不放回来,我可不饶恁了......

在此起彼伏的喊街声中,我母亲对我的呼唤,是村里最具特色的了,那可是许多的母亲怎么学也学不去的啊。

我小名叫小野子,这个淘气劲,就不用说了,母亲对我的呼唤,自然就是村里最司空见惯、耳熟能详调子了。

开始,“小野子”,这声音很小,很轻,后音短,仿佛小野子就在身边的门后边、瓮角落里藏猫猴呢,母亲生怕大声喊吓着我似的。

没回音,不在屋里,出门喊,稍加重点语气,“小野子-”,尾声稍加长,略抬高。

也不在院子里,再出大门,接着喊,语气再加重,尾声再加长,再抬高,“小野子—来”。

还不在大门口,走向大街,边走边喊,声音越来越重,越来越响,尾调也越拉越长,越抬越高。直至大街上,“小___野___子___来嗷___” ,母亲由屋里到街上,嗓门从底到高,语调从短到长,那声音,穿云破雾,全村都听得见。

母亲这呼唤,声调之抑扬顿挫,嗓门之高亢有力,余音之深远悠长,当今女高音歌手也不过如此。

当初的我,听到母亲这顷心的呼唤,别提那个烦啊,特别是在夏天发大水下河打溜、跃跃欲试的时候,冬天在河里溜冰玩兴正浓的时候,母亲就是揪着耳朵,我也要垛着脚的反抗。

而今的我,每每回味起母亲这倾心的呼唤,感觉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优美,亲的、美的我的心颤微微的动、眼酸溜溜的湿、泪热扑扑的滴……

二 : 母爱的呼唤

母爱的呼唤

有人说母爱比天还宽,比地还厚;母爱是久经干旱后的一场甘霖;母爱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母爱是失落时的一种倚靠;母爱是……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妈妈带我去上游泳课。到了地下室时,我们突然听见了“喵喵,喵喵”的叫声,并随声望去,看到了一只黑色的野猫正在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我们觉得相当好奇:这只野猫从来也没见过,它跑到这里来,到底要寻找什么东西呢?我的好奇心太强了,于是就去询问了那天值班的保安。保安告诉了我,原来这只黑猫是一个母亲,它有着四个猫宝宝,它们每天都在一起玩耍。突然有一天,它的猫宝宝们都不见了,它到处寻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它就每天像现在一样,一边寻找,一边发出悲戚的呼唤。我被深深地触动了,从它那悲伤又无力的呼唤中,我可以看得出,这只猫妈妈为了寻找自己的孩子,不惜几天都没有吃东西。这正是母爱,是它要找到自己孩子的顽强的信念,才让它每天不吃不喝,甚至不睡(www.66460.com)觉地来找自己的孩子。

记得意大利诗人但丁曾说过:“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是啊,母亲的呼唤永远是最美丽的,尽管那是悲戚的呼唤。

三 : 母亲的呼唤

自从接到远方养老院打来的电话,张义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眼前总是浮现出准岳母疲惫无助的眼神和欲说无声的话语。

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已经是下半夜一点了,他一点睡意都没有,望着同样辗转反侧的女友,他打开灯,拉着女友来到窗前。

此刻月光如水,整个城市都进入了睡眠状态,偶尔有车从街上穿过,更增加了夜的凝重。

“兰兰,我想过了,咱不能丢下妈不管,可是如果把妈接到城里照顾,咱俩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照顾妈,将来还要买房子,咱那点工资维持不了生活,干脆咱俩都辞职回乡下,妈在乡下还有房子,咱回乡务农去。”张义动情地说。

“可是,如果那样我们这几年的大学就白念了,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好工作就丢了。这太不合算了。”兰兰分辨说。(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可是,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什么好办法呢?总不能撇下老人不管吧。”

“是啊,城里的费用实在太高了,去掉水电费、房屋租金、生活费、还要支付老人医药费……我们的那点工资的确不够,唉,都怪咱命苦啊!”兰兰望了一眼张义,接着说:“要回,也该是我一个人回,你上你的班,公司对你那么器重,我不能因此毁了你的前程。”

“不,要走我们一起走,我们绝不分开,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我就向公司递交辞职报告。”

“义,这对你不公平,要不我们分手吧,我不能拖累你。”

“傻话,这辈子你甭想甩开我,我们死也要死在一块!”

“别说那种不吉利的话。我们不分开还不行吗?”兰兰流着泪说。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第二天刚上班张义就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于总一见张义来了,就热情地打招呼,“小张,一大早就找我有事吗?”

张义没有说什么,把一张辞职信放到了经理的办公桌上。“小张,你这是干什么?干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提出辞职呢?这……”

张义就详细地叙述了事情的原委。然后说:“于总,我未婚妻的母亲需要人去照顾,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知道你很器重我,照顾我,我也喜欢这份工作,可是我真的不能抛下未来的丈母娘不管,您就答应我吧!”

“这样吧小张,你留下来,我明天就提你做我助理,并给你加薪,公司看好你,公司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你可不能给我撂挑子啊!”

“于总,谢谢你这样看重我,我决定的事是不会回头的,希望你能理解。”

“可是,小张,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于总,我是经过慎重考虑后才下决心的。”

“看来你决心已定,我也就不勉强了,只是太可惜你这个人才了,不过我相信,你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好样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谢谢你于总!”张义鞠了一躬。

“希望你常来啊!记住,公司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列车在飞速前进,兰兰靠在张义身上已经睡着了,她实在太困了,母亲的事搅得她身心疲惫。张义却一点睡意也没有,望着车窗外熟悉的景物,他百感交集。张义和兰兰是高中同学,至从确定了恋爱关系后,两个人就约定高考时报考同一所院校,结果让他们如愿以偿。六年前8月的一天,当村医的兰兰母亲到另一个屯给村民看病,经过102国道,突然遭遇车祸,虽然两天两夜抢救保住了性命,却成了不能站立行走、吃饭靠人喂、大小便失禁、卧床不起的植物人。

正值学校放暑假,张义在医院帮助照顾了半个月。临近开学他才回到学校上学。之后的时间里,只要寒暑假,张义就会和兰兰一起照顾准岳母。

一晃四年过去了,张义大学毕业,在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待遇不菲的工作,兰兰也在一家药店谋到了职位。

他想起了前天接到的养老院打来的电话。当时自己正在班上,电话打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抄起了电话:“喂你好,是张义吗?”对方的声音。

“是我,请问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您的准岳母现在病情加重,不适合在我们这养病,请您把她接到家照顾好吗?”

“哦。是这样,我会考虑的,待我和她女儿商议后会给您答复的。”

放下电话,张义立即拨通了兰兰的电话,告知了这一消息。

准岳母成为植物人之后,一直由兰兰爸爸在家伺候。三年过去了,兰兰爸爸早就厌烦了这种照顾病人的日子,终于有一天偷偷地把老伴送到了一家养老院,自己却逃的无影无踪了。

兰兰知道后气得浑身发抖,可是又没有办法,张义和兰兰只好一边上班一边从牙缝里省下钱给母亲交在养老院的费用和打针吃药的费用。

平时两个人谁也舍不得胡花一分钱,同事间的一些应酬张义一概推脱,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小气呢。

离家乡越来越近了,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想起了六年前村里人送他上大学的情景。当时他背着简单的行囊向村外走,父母及村里人在后面送行,场面是多么壮观啊!他毕竟是当年村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又是上的重点大学。就在上车的一刹那,母亲紧紧地抱住了他,在塞得满满的行囊里又塞了两个煮鸡蛋。

坐在车上,望着父母渐渐远去的身影,他泪眼迷蒙,他发誓将来一定混出个人样来,为父母争光。可如今自己却从又返回了家乡,命运跟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两个人来到兰兰妈家时已经是第二天晌午了。来到家门前眼前的景象把他俩惊呆了:这是两间土瓦结构的房子,由于几年没有住人了,院子里杂草丛生,几乎无处落脚。房子的瓦已经破损漏雨,窗子木扇已经朽了,玻璃也碎了。屋子里满是蜘蛛网,锅台上的铁锅也不见了,留下一个大窟窿。天棚的破塑料已经脱落,墙壁被烟熏的黑黑的,能刮下一层油来。屋里炕上铺的竹席早已破损,老掉牙的炕柜黯淡无光,柜砖也不翼而飞了,地面上是老鼠盗洞留下的一堆堆土……

看到这幅摸样,兰兰禁不住泪湿衣襟,她想起母亲没出车祸前,家里虽然生活困难,但在母亲的拾掇下房前屋后总是干干净净的。如今这个家居然成了这副模样,怎能不叫她心碎呢。

“兰兰,别难过,家虽然破旧,总比没有强。咱先简单收拾一下,等把妈接回来咱在慢慢收拾。”

“也只有这样了,真没想到会成这个样子。”

放下包裹,两个人就投入了紧张的劳动。他俩顶着烈日开始对房屋进行简单的整修。

“兰兰,你瞧,这院子里的蒿草都一人高了,这下咱可有柴火烧了。”张义一边拔草一边说。

“可不是吗,房子在人住,没有人照看简直成了狗窝了。”

“哟,是兰兰回来了,啥时候到家的?”邻居王叔路过老远就打招呼。

“哦,王叔,我们刚到家。”

“兰兰,你爹撇下你妈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我回来就是打算把我妈接回来,我已经辞职了,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专门照顾我妈。”

“真是个孝顺懂事的好孩子,这位是……”

“是我男朋友,一起和我照顾妈来了。”

“哦,好样的,叔叔帮你收拾,一会我再去叫几个人来。人多好干活,晚上就到叔家住吧,等收拾好了你们再搬回来住。”

“谢谢叔!”

第二天两个人就去了老人的养老院把母亲接了回来。

之后张义用一个月时间,铲除院子里的杂草、修理门窗、砌墙、盘炉子、搭火炕,给漏雨的房盖铺塑料,总算把家安顿好了。

家安顿好了,可生活又成了难题。以往手头紧的时候,父母都及时给予帮助,可就为了这次从城里回乡当农民,张义和父母彻底闹僵了,家里不再给他一分钱。父母怎么也转不过弯来。是啊,当年家里那么困难,父母也要供自己念书。为了自己能念好书,父母受了多少苦多少累啊,妈妈常年穿着带补丁的衣服,舍不得买新衣,父亲把烟都戒了,父亲说:“只要我儿有出息,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他上学……”

当自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成为村里第一个重点大学的学生时,父母是何等的骄傲啊!那些日子,父亲的脸上整日挂着笑容,连胸脯也挺得直直的。当他毕业后,找到了心仪的工作,父亲那种自豪感就更加强烈了。他逢人就说:“义义找到好工作了,义义找到好工作了 ……”可如今面对这样的事实,张义的父母能接受吗?

张义想起自己辞职前曾给父亲打了电话,告诉了父亲自己的决定,父亲听后大发雷霆在电话那头把自己好一顿骂,说自己没出息,还说以后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俩人从城里回来时,兜里仅有600元钱。三口人得生活,兰兰的母亲少不了打针吃药,没有经济来源怎么行?又一道坎横在了张义面前。对,兰兰家不是有12亩责任田吗?那就靠种地维持生计。

此生与土地为伍,张义从未料到。虽在农村长大,可从没摸过锄把,更不懂得如何种地。可生活逼得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只能边劳动边学习。春天播种,夏天除草灭虫,劳动一天握锄头的双手磨出了血泡,可为了心中的那份爱、那份孝,他无怨无悔。

“伯母,这是谁?难道你真不认识吗?这是兰兰啊!”张义拿出一张照片指给她看,“这是兰兰小时候照的相,听兰兰说还是你领她到城里照相馆照的呢,以前你总是拿出来给别人看,夸兰兰小时候如何乖巧,如何招人喜欢,你怎能忘记呢?”

看到准岳母脸上毫无表情,他轻叹了一口气,接着又拿出一张照片。“伯母,这你总会认得吧!怎么你还是想不起来,这是你前几年被市卫生系统评为优秀村医,在市里召开的表彰会上和领导的合影,你当时笑的多灿烂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给准岳母做按摩。他想用这种方式将老人唤醒。每天他都能找到相关的话题,谈得是那样投入,娘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此刻老太太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棚,似乎听懂了,又似乎什么也没听懂。说来也怪,只要他坐在身边,老太太就会很安定,有时用眼睛不住地望着他,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和他倾诉一样。

为了照顾好老人,家里的活他总是抢着干,早晨他总是早早起床,先做饭,然后给老人洗床单、洗衣裤、给老人擦身,两三天还要给老人洗一次澡。

“伯母,过些日子你好了我就和兰兰结婚,我们还要给您生个大外孙呢!您高兴吗?”

“伯母,您要是高兴就点一下头好吗?”

“伯母,您怎么了?兰兰,快过来!”兰兰急忙跑了过来。

此刻,岳母的嘴角开始抽搐,脖子僵直,眼珠翻白,牙齿咬的格格响,为了不让老太太咬伤自己的舌头,他急忙把一根筷子塞进她口中,谁知老太太竟把筷子咬断了。情急之下他把手指伸进了她嘴里,任其猛咬。兰兰边哭边打120电话,不一会儿一辆救护车驶进了院子,体重只有130斤的张义抱起准岳母咧咧巴巴地走出屋子,把她放进车上,一同向医院奔去……

月华如水,在地里劳累了一天的张义准备晚上接着照看准岳母。这几天老太太闹感冒了,有时发烧,离不开人照料。

“义,累了一天了,你休息吧,晚上妈有我照顾就行了。”

“你也不轻巧,还是我来吧。”

“还是我来吧,你睡你的,等地里的活忙完了,你再晚上值班。”说着兰兰把张义推走了。

张义只好躺下了,由于劳累,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梦中他好像听到了呻吟声,他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兰兰双手捂着肚子,汗水从脸上不住地淌下来。

“兰兰,你咋了?”他跑过去问。

“不知咋的突然肚子疼的很,我快坚持不住了。”

张义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一家三口去了医院。医生检查的结果是急性阑尾炎需要做手术。

在医院的几天里张义一个人既要照顾兰兰还要照顾准岳母,几天下来身体瘦下来10多斤。

这几天老太太的病愈加严重了,高烧不退,上吐下泻的。两个人再次把老人弄到了医院,在病房形影不离地照看着。

几天下来病情也不见好转,最后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三天后老太太永远地走了。

“妈妈,你咋就走了啊,你还没有看到我结婚呢!呜呜……”兰兰哭得昏了过去。

“兰兰,妈总有这一天的,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办呢?”张义一边流泪一边安慰兰兰,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和准岳母一起生活三年来,他和老人也有了深厚的感情。老人走了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在他的心中,准岳母和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两样。

他想起那天晚上,老太太病重他一个人坐在她身边到下半夜,忽然眼前一黑,跌倒了 ,额头撞在了墙上,立刻起了一个大大的包,鲜血直流。兰兰听到响声跑过来,急忙给他包扎伤口,抱着他大哭起来……

“张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县里招公务员,你和兰兰都是大学生,你们的机会来了!”一大早村长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消息可靠吗?”张义问。

“你看,这是招生简章,昨天我去镇上开会带回来的。”说着村长把招生简章递给了张义。

张义和兰兰一看高兴地跳起来。至从安顿完老人后,两个人就开始谋划自己的未来,老太太在的时候他们的任务就是伺候老人,根本没时间考虑其他的问题。看来在农村施展抱负的愿望有了实现的可能。

“兰兰,你去厨房炒几个菜,我和村长喝几杯。”

“好啊,我正好想和你喝酒呢!”村长说,“等你俩考上公务员,我们再好好搓一顿.。”

“一定的,一定的,这一天会有的。”

“哈哈哈,哈哈哈…..”屋里传出一阵阵欢笑声。

两个月后,夫妻俩如愿以偿双双被县委机关录用,成了公务员。

张义被分配到县委宣传部,兰兰进了县妇联。

一年后张义又因工作出色,被提拔为县人大常委会人事工委副主任。

这天,张义怀着忐忑的心情再一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父亲居然接电话了。以前每隔一段时间他都给父亲打电话,可是父亲总是不接,即使接了,也会说:“别再给我打电话,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尽管这样,他从来不生父亲的气,经常带着兰兰去父亲那,父亲也总是不给他们好脸。

每次去他们都会买一些水果蔬菜,并亲自下厨房做饭,尽管老人不待见,两个人谁也不计较。

“小义吗?”是父亲的声音,张义立刻眼泪流了出来。

“爸,是我,你身体还好吗?都是儿子不好,这几天忙,没回去看你和妈。”

“孩子,爸爸错了,我不该责怪你,哪天你回来一趟,咱爷俩好好谈谈。”

“爸爸,明天我就回去看你。”放下电话张义异常兴奋,终于和父亲缓和了关系。

父亲家里。

“你每天上下班来回走也不容易,你在城里买个房吧,我和你妈这几年还有点积蓄,首付钱我们替你交。”父亲说。

“谢谢爸爸,买了房我也把你和妈接去,我们住一起。”

“我和你妈在农村生活习惯了,我们享不了那个福。”

“买完房你们就结婚吧,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我和你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生下孙子没人带可不行。”妈妈插话说。

“到时候,我们还指望二老帮我们带孩子呢!”兰兰说。

买好房不久张义和兰兰举行了婚礼,没有新婚车队,没有金银首饰,甚至没有结婚照……但他们感到十分甜蜜。

一年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