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水浒传人物史进/史进[水浒人物]:史进[水浒人物]-人物生平,史进[水浒人物]-人物评价

作者: | 人气:5 | 时间:2017-10-24

一 : 史进[水浒人物]:史进[水浒人物]-人物生平,史进[水浒人物]-人物评价

史进,小说《水浒传》中108将第一个出场,史家村史太公之子,在梁山好汉中排名第23位,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第七名。史进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的徒弟,因身上纹有九条青龙,人称九纹龙。史进和朱武、陈达、杨春聚义少华山之后,由于刺华州太守未果而身陷囹圄,后于五十八回吴用赚金领吊坠,宋江闹西岳华山获救,少华山众全伙上梁山。梁山好汉征讨方腊时,九纹龙史进在昱岭关前中箭身死。

史进_史进[水浒人物] -人物生平

人物出身

史进是华州华阴县人,是史家庄史太公之长子,从小不务农业,妈妈劝他不得被气死;史太公没办法,给他请了不少师傅教他武艺,又请了高手匠人给他绣了一身纹身,因此在江湖上人称九纹龙史进。

大闹史家庄

史进[水浒人物]:史进[水浒人物]-人物生平,史进[水浒人物]-人物评价_史进
史进因犯罪而逃命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偶尔投宿史家庄,看见了史进在练习武艺,评论史进练得只是花棒上阵无用,史进大怒要挑战王进,被王进轻松击败,于是史进心服口服拜王进为师,半年学会了十八般武艺。又过了半年,史太公死去,史进成了史家庄之主。又三、4个月后,少华山中三位头领朱武、杨春、陈达来华阴县借粮,史进活捉了陈达,于是朱武、杨春自缚来降,史进深感其一起,遂与少华山结交。

寻师不获

史进与少华山结交之事不料被猎户李吉揭发,报告官府。华阴县县令派兵包围史家庄,史进和朱武、陈达、杨春一起杀败了官兵,史进不愿落草,远去渭州寻师。却认识了鲁达,二人一见如故,二人结为异性兄弟,又看到了开手师傅打虎将李忠,鲁达想救金翠莲,史进慷慨解囊给了十两银子。鲁达打死了郑屠,官府开始通缉鲁达和史进,史进只好逃到延州继续寻师又寻不到,回到北京住了几时盘缠用完,只好到赤松林打劫,没想到遇见已经出家的鲁智深,二人杀死崔道成、丘小乙2个恶霸,鲁智深决定去东京,史进还是决定到少华山落草,二人洒泪告别。

落草梁山

史进上了少华山后,一次劫了犯人画匠王义,原来他有个漂亮女儿被本州贺太守夺走,自己被发配偏远军州,史进单独去救人,却不慎被捉。鲁智深听说后想救史进又不慎被捉,吴用用计杀了贺太守,于是史进获救,史进获救后携少华山众人投奔梁山,想以攻打芒砀山立功,却被樊瑞妖术击败。

大聚义

史进随宋江攻打东平府,提议说自己在东平府有个故交的娼妓李瑞兰,愿意在城内做内应。却被李瑞兰出卖被捉进牢里,东平府被打破后,史进杀了李瑞兰一家。梁山大聚义时,史进星号为天微星,排位梁山23,职务为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八员。

南征北战

战童贯时,史进砍死吴秉彝。
招安后,征辽时,史进连杀楚明玉、曹明济二将。
兀颜光派琼妖纳延先锋来袭,史进出战,不敌,花荣箭射琼妖纳延下马,史进再一刀砍死。
征方腊时,史进杀死沈刚,生擒甄诚。

人物结局

史进[水浒人物]:史进[水浒人物]-人物生平,史进[水浒人物]-人物评价_史进
史进在昱岭关下,由于卢俊义指挥不慎,史进被庞万春一箭射死,死后被朝廷追封忠武郎。
出处考究编辑
元·无名氏《大宋宣和遗事》中,史进已是宋江部下三十六员头领之一。在宋元时期龚开《宋江三十六人赞》中,如此写道:“九文龙史进,龙数肖九,汝有九文。盗从东皇,驾五色云。”这两部文学作品都被公认为《水浒传》的雏形或蓝本,也是史进这一形象可考的比较早的出处。
元杂剧中有《都孔目风雨还牢末》以史进为主角的故事。
又有人认为,史进原型为宋朝称帝的史斌,或糅合了其形象。

史进_史进[水浒人物] -人物评价

原著赞诗

久在华州城外住,出身原是庄农,学成武艺惯心胸。三尖刀似雪,浑赤马如龙。
体挂连环镔铁铠,战袍风飐猩红,雕青镌玉更玲珑。江湖称史进,绰号九纹龙。

评点者评价

金圣叹:《水浒传》只是写人粗卤处,便有许多写法。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史进只算上中人物,为他后半写得不好。[23]写史进,便活写出不经事后生来。[24]
李卓吾:史进是个汉子,只是朱武这样军师忒难些。
袁无涯:致此感激,才是孝义根本。
余象斗:史旱灾得遇王进教习武艺,后名振史家庄。

史进_史进[水浒人物] -衍生形象

衍生文学

俞万春的《荡寇志》中史进于敖山被哈兰生擒获,押赴京城凌迟处死。
程善之《残水浒》中与林冲、曹正投种师道去了。

戏剧形象

《九纹龙》(见《水浒传》第一回及《忠义璇图》。)
《拳打镇关西》(一名《鲁达除霸》,见《水浒传》第二回。)
《东平府》(一名《收董平》,又名《双枪将》、《东岭关》。)

影视形象

1975年邵氏《荡寇志》陈观泰饰。
1983年山东版《水浒传》周波饰。
1998年央视版《水浒传》郭军饰。
2011年版《水浒传》韩栋饰。

二 : 《新水浒》人物纹身之-史进

《新水浒》人物纹身之-史进

前面说到《新水浒》人物纹身阮小五,感受不足,尚有很多的人物必要我们去相识和对待,下面就与各人一路来看看这位很著名气的昔人纹身,九纹龙--史进。

龙,我们民族的图腾,古代最高职位者的代言物。就此来说,水浒里最大气的纹身莫过于龙,而拥有着龙纹身的人物就是台甫鼎鼎的大郎史进了。

初见史进,书上是这样形容:“只见安定上一个后生脱着,刺着一身青龙,银盘也似一个面皮,约有十八九岁”,这就是史家庄的少庄主。

宋朝固然纹身成风,但十八九岁就纹一身青龙,是小我私人物!难怪王进第一眼就会看上他。

也真没辱没王教头的目光,面若银盘的史大郎固然人毛糙了点,但确实是个够伴侣的真俊杰。

混身九条青龙盘绕的史进如身上的纹龙般布满发火和活力!

在纹身图里,龙的寓意是“厌倦孤傲,脱颖而出”。

九纹龙的史进,活脱脱的解释了身上的龙纹。

从义释菜花蛇,到勇帮花僧人,史进对伴侣是真脾性;

从大闹史家庄,到陷身东平府,史进对运气表达的是抗争。

好一个纹身,

好一个纹了龙的人。

因厌倦独孤,才渴慕伴侣,才对伴侣人命相托;

因不甘平时,才勇于示意,才敢脱颖而出!

翔龙本非池中物,它日惊雷便冲天!

龙,就是抗争和傲气的写照。

九纹龙,是对运气的怒吟!

不屈于运气的人老是要有所宣泄,因此,龙的纹身在当代影视中四处可见。

陈浩南和他的九龙冰室是否有承接前人的意思?

汗青总在提高,龙的纹身还将一连下去。

然而,他们然则真的领略个中的寄义?

抑或,只是叶公好龙罢了......

三 : 史进[水浒人物]:史进[水浒人物]-人物生平,史进[水浒人物]-人物评价

史进,小说《水浒传》中108将第一个出场,史家村史太公之子,在梁山好汉中排名第23位,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第七名。史进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的徒弟,因身上纹有九条青龙,人称九纹龙。史进和朱武、陈达、杨春聚义少华山之后,由于刺华州太守未果而身陷囹圄,后于五十八回吴用赚金领吊坠,宋江闹西岳华山获救,少华山众全伙上梁山。梁山好汉征讨方腊时,九纹龙史进在昱岭关前中箭身死。

水浒传人物排名_史进[水浒人物] -人物生平

(www.66460.com]人物出身

史进是华州华阴县人,是史家庄史太公之长子,从小不务农业,妈妈劝他不得被气死;史太公没办法,给他请了不少师傅教他武艺,又请了高手匠人给他绣了一身纹身,因此在江湖上人称九纹龙史进。

大闹史家庄

史进[水浒人物]:史进[水浒人物]-人物生平,史进[水浒人物]-人物评价_水浒传人物排名
史进因犯罪而逃命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偶尔投宿史家庄,看见了史进在练习武艺,评论史进练得只是花棒上阵无用,史进大怒要挑战王进,被王进轻松击败,于是史进心服口服拜王进为师,半年学会了十八般武艺。又过了半年,史太公死去,史进成了史家庄之主。又三、4个月后,少华山中三位头领朱武、杨春、陈达来华阴县借粮,史进活捉了陈达,于是朱武、杨春自缚来降,史进深感其一起,遂与少华山结交。

寻师不获

史进与少华山结交之事不料被猎户李吉揭发,报告官府。华阴县县令派兵包围史家庄,史进和朱武、陈达、杨春一起杀败了官兵,史进不愿落草,远去渭州寻师。却认识了鲁达,二人一见如故,二人结为异性兄弟,又看到了开手师傅打虎将李忠,鲁达想救金翠莲,史进慷慨解囊给了十两银子。鲁达打死了郑屠,官府开始通缉鲁达和史进,史进只好逃到延州继续寻师又寻不到,回到北京住了几时盘缠用完,只好到赤松林打劫,没想到遇见已经出家的鲁智深,二人杀死崔道成、丘小乙2个恶霸,鲁智深决定去东京,史进还是决定到少华山落草,二人洒泪告别。

落草梁山

史进上了少华山后,一次劫了犯人画匠王义,原来他有个漂亮女儿被本州贺太守夺走,自己被发配偏远军州,史进单独去救人,却不慎被捉。鲁智深听说后想救史进又不慎被捉,吴用用计杀了贺太守,于是史进获救,史进获救后携少华山众人投奔梁山,想以攻打芒砀山立功,却被樊瑞妖术击败。

大聚义

史进随宋江攻打东平府,提议说自己在东平府有个故交的娼妓李瑞兰,愿意在城内做内应。却被李瑞兰出卖被捉进牢里,东平府被打破后,史进杀了李瑞兰一家。梁山大聚义时,史进星号为天微星,排位梁山23,职务为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八员。

南征北战

战童贯时,史进砍死吴秉彝。
招安后,征辽时,史进连杀楚明玉、曹明济二将。
兀颜光派琼妖纳延先锋来袭,史进出战,不敌,花荣箭射琼妖纳延下马,史进再一刀砍死。
征方腊时,史进杀死沈刚,生擒甄诚。

人物结局

史进[水浒人物]:史进[水浒人物]-人物生平,史进[水浒人物]-人物评价_水浒传人物排名
史进在昱岭关下,由于卢俊义指挥不慎,史进被庞万春一箭射死,死后被朝廷追封忠武郎。
出处考究编辑
元·无名氏《大宋宣和遗事》中,史进已是宋江部下三十六员头领之一。在宋元时期龚开《宋江三十六人赞》中,如此写道:“九文龙史进,龙数肖九,汝有九文。盗从东皇,驾五色云。”这两部文学作品都被公认为《水浒传》的雏形或蓝本,也是史进这一形象可考的比较早的出处。
元杂剧中有《都孔目风雨还牢末》以史进为主角的故事。
又有人认为,史进原型为宋朝称帝的史斌,或糅合了其形象。

水浒传人物排名_史进[水浒人物] -人物评价

原著赞诗

久在华州城外住,出身原是庄农,学成武艺惯心胸。三尖刀似雪,浑赤马如龙。
体挂连环镔铁铠,战袍风飐猩红,雕青镌玉更玲珑。江湖称史进,绰号九纹龙。

评点者评价

金圣叹:《水浒传》只是写人粗卤处,便有许多写法。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史进只算上中人物,为他后半写得不好。[23]写史进,便活写出不经事后生来。[24]
李卓吾:史进是个汉子,只是朱武这样军师忒难些。
袁无涯:致此感激,才是孝义根本。
余象斗:史旱灾得遇王进教习武艺,后名振史家庄。

水浒传人物排名_史进[水浒人物] -衍生形象

衍生文学

俞万春的《荡寇志》中史进于敖山被哈兰生擒获,押赴京城凌迟处死。
程善之《残水浒》中与林冲、曹正投种师道去了。

戏剧形象

《九纹龙》(见《水浒传》第一回及《忠义璇图》。)
《拳打镇关西》(一名《鲁达除霸》,见《水浒传》第二回。)
《东平府》(一名《收董平》,又名《双枪将》、《东岭关》。)

影视形象

1975年邵氏《荡寇志》陈观泰饰。
1983年山东版《水浒传》周波饰。
1998年央视版《水浒传》郭军饰。
2011年版《水浒传》韩栋饰。

四 : 正说水浒人物之史进篇

正说水浒人物之史进篇

  梁山好汉中,第一个在书中出现的就是九纹龙史进。而且第一个以故事主人公身份描写的也是他——只可惜故事略微短了点,所以还评不上主要人物的级别。但即使这很短的几个片段,仍然显出了一条好汉的风采。

  史进老家是华阴县外史家村人,他家是本村大户,父亲史太公是县里委任的本村里正,相当于联保主任。史太公夫妇就这一个儿子,从小不喜欢务农,只爱刺枪使棒;史进母亲说他不得,一气死了。老爹只得“随他性子,不知使了多少钱财投师父教他;又请高手匠人与他剌了这身花绣,从肩到胸膛,总有九条龙。满县人口顺,都叫他做九纹龙史进”。

  史进开始学艺的时候倒是遇到了一位还算勉强有点武艺的师傅:打虎将李忠。但是李忠认为他是少年人一时兴趣,所以没有怎么认真传授他。只教了他些舞起来好看的花棒,上阵厮杀却无用。而后来史进又投了六七位师傅,本领估计还不如李忠,所以导致他一直是在使花棒。

  直到有一年夏天,史进家来了一对母子投宿,人家是从东京来,要去延安府的。但是由于长途跋涉,做母亲的得了心痛病倒在史进家。史太公家里有着“医心痛的方,叫庄客去县里撮药来”与老太太吃,救了老人一命。过两日病愈后,这母子俩要走,儿子在马院看到史进在那里舞棒,不禁说了这么一句:“这棒也使得好了,只是有破绽,嬴不得真好汉”。

  要知道,此时的史进已经有了点武术根基,又经多位师傅指点,正得意在,听到这位自称是姓张的客商如此表态,自然大为不满。于是出言顶撞:“你是甚么人,敢来笑话我的本事!俺经了七八个有名的师父,我不信倒不如你!你敢和我叉一叉么?”史进不服气还有个潜台词在:你不过一个走路的客商,能知道什么叫武术?

  正好史太公也来后院,看到史进这样,大声喝住。这位客人询问了史进的情况后,向太公表示“既然是宅内小官人,若爱学时,小人点拨他端正,如何”,史太公自然同意。但是史进却不服气,非要和他比试后再拜师。“就空地当中把一条棒使得风车儿似转”,对那人道:“你来!你来!怕你不算好汉!”

  结果这一比试,史进被那人打倒在地——当然人家手下留情在。这下子史进才明白:“我枉自经了许多师家,原来不直半分!”于是拜师学艺,重新学起十八般武艺。

  现在的很多年轻人也是如此,你要折服他(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点令他心服口服的东西来。史进的这位师傅,若不是拿出了真本事,估计史进打死也不肯拜师。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史进还算个识货的,这刚一比他就开窍了。

  史太公自然要办拜师宴,这时候他也看出来这位所谓的客商并非经商的人,应该是个“教头”。老太公眼睛明亮,那人也不隐瞒:他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因为和新上任的殿司太尉高俅有旧怨,怕遭报复而出逃在外,准备去延安府种师道将军那里谋生。既然蒙史太公治愈了他老母的病,他感激不尽,愿意将武艺倾囊传授给史进。

  王进特地指出,史进学的都是花棒,耍起来还算好看,但是真正临敌交锋,却不中用。所以,王进重新教导史进学习武艺,做到真的精通十八般兵器。

  看到了吧?史太公行了一桩善举,而且也不算什么很大的事情,却为儿子成为有名有实的好汉创造了条件。否则“九纹龙”只是一个混混,成不了大事的。于是史进在王进的点拨下,学习了半年,加上他原有的一点基础,成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人。

  半年过去,王进恐怕有人知道他在这里,传到高俅那里,给史家惹来灾祸,看史进武艺也已经纯熟,便提出告辞。史进父子苦留不住,只能送了川资路费,送走了王教头。王进去了延安府,后来史进去找他却没能找到,想必是在路上又改了主意,或者因为有史家送的一百两银子,足够谋生,就此隐姓埋名也未可知。

  史进送了师傅回来,又过了半年,史太公一病不治,撒手人寰。太公死后,史家便无人管理务农的事物;史进本人则继续担任里正,每日练武。

  过了几个月,已经是夏天,“时当六月中旬,炎天正热,那一日,史进无可消遣,提个交床坐在打麦场柳阴树下乘凉”,忽然看见有个人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张望。史进好奇,走过去一看,却是庄外的一个猎户,名叫李吉,绰号“摽兔”。这个外号就可以知道,他也只能打些兔子、獐子之类的动物,不敢和猛兽较量。

  史进平时经常买李吉的野味,这次见他好久不来,来了又是空手,不免问了一问。李吉此次只是来寻村上的矮丘乙郎喝碗酒,看到史进在乘凉,不敢过来打扰。此时他的生意也不好做,“一向没有野味,以此不敢来”。

  史进奇怪了:偌大一个少华山,连只兔子也找不到了?李吉告诉他:如今山上有了一伙强人,以神机军师朱武为首,占据山寨,猎户不敢上山了。史进听了心中自有打算,便表示让李吉先去,以后继续上山抓野味,我给你做主。

  李吉走后,史进回庄,杀了两头肥水牛(北方不是一般都用黄牛耕地吗?为啥陕西华阴县用水牛),把全村老幼都集中起来宣布成立史家村保卫队,保卫自己的家园不被少华山强人所侵扰。史进的做法很管用,因为没过多久,少华山的二当家,也是武艺最好的跳涧虎陈达率领着喽啰进犯史家村了。

  既然你们来打,那我就奉陪。于是史进带领全村人马迎敌。且看原文:陈达在马上看着史进,欠身施礼。史进喝道:“汝等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犯着弥天大罪,都是该死的人!你也须有耳朵!好大胆!直来太岁头上动土!”陈达在马上答道:“俺山寨里欠少些粮,欲往华阴县借粮;经由贵庄,假一条路,并不敢动一根草。可放我们过去,回来自当拜谢。”

  史进道:“胡说!俺家现当里正,正要拿你这伙贼;今日倒来经由我村中过却不拿你,倒放你过去,本县知道,须连累于我。”

  陈达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相烦借一条路。”

  史进道:“甚么闲话!我便肯时,有一个不肯!你问得他肯便去!”

  陈达道:“好汉,叫我问谁?”

  史进道:“你问得我手里这口刀肯,便放你去!”

  陈达大怒道:“赶人不要赶上!休得要逞精神!”史进也怒,轮手中刀,骤坐下马,来战陈达。陈达也拍马挺枪来迎史进。

  两个交马,斗了多时,史进卖个破绽,让陈达把枪望心窝里搠来;史进却把腰一闪,陈达和枪搠入怀里来;史进轻舒猿臂,款扭狼腰,只一挟,把陈达轻轻摘离了嵌花鞍,款款揪住了线搭,只一丢,丢落地,那匹战马拨风也似去了。史进叫庄客把陈达绑了。众人把小喽罗一赶都走了。

  这一仗史进扬名立万,一下子就把少华山本领最好的陈达活捉了。如此一来,如果史进要围剿少华山,也不算太难了。当然,庄丁、村民和训练有素的小喽啰比起来有点难,但是史进只要向县里请求增援,少华山还是难保。

  可是此时,史进却得到消息,少华山的另外两位寨主,主动上门伏绑了。且看原文的描写:史进上了马,正待出庄门,只见朱武、杨春步行已到庄前。两个双双跪下,擎着两眼泪。史进下马来喝道:“你两个跪下如何说?”朱武哭道:“小人等三个,累被官司逼迫,不得已上山落草。当初发愿道:‘不求同日生,只愿同日死。’虽不及关、张、刘备的义气,其心则同。今日小弟陈达不听好言,误犯虎威,已被英雄擒捉在贵庄,无计恳求。今来一迳就死。望英雄将我三人,一发解官请赏,誓不皱眉。我等就英雄手内请死,并无怨心。”史进听了,寻思道:“他们直恁义气!我若拿他去解官请赏时,反教天下好汉们耻笑我不英雄。自古道:“大虫不吃伏肉。’”史进便道:“你两个且跟我进来。”朱武、杨春心无惧怯,随了史进直到后厅前跪下。又教史进绑缚。史进三回五次叫起来,那两个那里肯起来,惺惺惜惺惺,好汉识好汉。史进道:“你们既然如此义气深重,我若送了你们,不是好汉。我放陈达还你如何?”朱武道:“休得连累了英雄,不当稳便。宁可把我们去解官请赏。”史进道:“如何使得!你肯吃我酒食么?”朱武道:“一死尚然不惧,何况酒肉乎?”当时史进大喜,解放陈达就后厅上座,置酒设席,管待三人。朱武、杨春、陈达拜谢大恩。酒至数杯,少添春色。酒罢,三人谢了史进,回山去了。史进送出庄门,自回庄上。

  史进以好汉自居,断然不愿意把送上门来的朱武等两人绑了,和陈达一起送到华阴县或者华州府衙去请赏。所以他果断的做出决定:放人!并款待了这三位。由于和史进化敌为友,朱武他们也没胆子敢继续进犯史家村一带了。而且这三位头领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他们先是派小喽啰送来三十两蒜条金答谢,后来夺得一串大珠子,也派人送给史进。

  史进觉得这三个如此敬重自己,也不能白拿人家的。于是派人在县里买了三匹红锦缎,做了三件锦袄,又杀了三只肥羊,做了菜,一并派庄客“赛伯当”王四,带人送到少华山。从此两家互通往来。

  眼看要到八月十五中秋节,史进邀请三位新交的朋友来庄上赏月聚会,便派王四带了书信前去告知。王四到第二天五更才回来:史进见王四回来,问道:“你缘何方才归来?”王四道:“托主人福荫,寨中三个头领都不肯放,留住王四吃了半夜乃,因此回来迟了。”史进又问:“曾有回书么?”王四道:“三个头领要写回书,却是小人道∶“三位头领既然准时赴席,何必回书?小人又有杯酒,路上恐有些失支脱节,不是耍处。””史进听了大喜,说道:“不枉了诸人叫你‘赛伯当!’真个了得!”王四应道:“小人怎敢差迟,路上不曾住脚,一直奔回庄上。”史进道:“既然如此,教人去县里买些果品案酒伺候。”

  眼看到了中秋节,三位头领还真不含糊,带了三五个伴当准时赴宴。史进那天杀了一只羊和百十个鸡鹅,在庄上盛排筵宴,全家都在喝酒赏月的时候,突然“只听得墙外一声喊起,火把乱明”,华阴县的县尉戴着两个都头率领人马到庄外来抓人。

  这下史进可愣了:他们怎么知道的呢?同时,朱武以进为退,表示“哥哥,你是干净的人,休为我等连累了。大郎可把索来绑缚我三个出去请赏,免得负累了你不好看”。说着和陈达、杨春还跪下了。

  史进能这样干吗?即使这样做了,且不说传出去无法做人,就算出首也肯定免不了自己也有一场官司。所以史进道:“如何使得!恁地时,是我赚你们来,捉你请赏,枉惹天下人笑。若是死时,我与你们同死;活时同活。你等起来,放心,别作圆便。且等我问个来历情由。”

  这一问,问出事情来了:告发的人是“摽兔”李吉。李吉之所以得知消息,是因为他奉着史进的命令,在少华山打兔子的时候发现了醉卧在林子里的王四,从王四身上搜到了朱武等人给史进的回信,这才告发的。史进这个时候又怒又急,把王四找来一问:原来当晚他被朱武等人给灌多了,醉倒在林子里,书信和朱武等给的赏银都被偷走了。怕史进怪罪,才回来没说实话。

  很好奇的倒是华阴县的县令他们:既然李吉告发,何不用“钓鱼”的办法,把史进和王四抓到公堂上来?一棍棒,就算史进能硬挺,王四也肯定会招供的。之后再让王四作为污点证人,在庄上布置了人马,中秋节一举擒拿朱武等人不好?非要守候到史进等人聚会在一起,捉贼见赃吗?

  这个消息对史进来说真是晴天霹雳。王四的隐瞒不报,使得他完全陷入被动,害得他只有一条路:杀官造反!否则既救不了朱武他们,也救不了自己。所以史进连忙对都头表示“你两个都头都不必斗动,权退一步,我自绑缚出来解官请赏”。到底是华阴县最有名的好汉,这句话稳住了他们。

  史进下梯子,来到厅前,先将王四带进后园,把来一刀杀了;喝教许多庄客把庄里有的没的细软等物即便收,拾尽教打叠起了;一壁点起三四十个火把。庄里史进和三个头领全身披挂,枪架上各人跨了腰刀,拿了朴刀,拽扎起,把庄后草屋点着;庄客各自打拴了包裹,外面见里面火起,都奔来后面看。

  王四的死告诉了我们:发现自己出了纰漏一定要报告,否则会给自己以及国家、集体都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王四当时的那点小九九,怕史进赶他走,回来便说没有写回信。其实他没能意识到此事的危险性:联保主任和山大王有着往来,是违法犯罪的!谁拿到这封信都可以举报。如果他及时向史进说明了情况,史进倒未必敢赶走他(因为他掌握着史进和少华山来往的所有机密在,赶他走等于就是让他去县里或者州里告发),只是派他或者别人当日上山说明情况,转移地点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在史家村而在少华山赏月,这样县尉和李吉就扑了空,李吉变成了诬告他人,是犯罪的)。可是王四这样做,不但害了史进,也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史进却就中堂又放起火来,大开庄门,呐声喊,杀将出来。史进当头,朱武,杨春在中,陈达在后,和小喽罗并庄客,冲将出来,正迎着两个都头并李吉,史进见了大怒,仇人见面,分外眼明!”两个都头见势头不好,转身便走。李吉也却得回身。史进早到,手起一刀,把李吉斩做两段。两个都头正待走时,陈达,杨春赶上,一个一朴刀,结果了两个性命。县尉惊得跑马走回去了。众士兵那里敢向前,各自逃命散了,不知去向。史进引着一行人,且杀且走,直到少华山上寨内坐下。

  李吉的死,比较起王四来,更没有价值。王四到底是史进的人,他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饭碗撒了谎。而李吉,史进历来没有亏待过他。虽然曾经问他是不是到史家村来“相脚头”,但那也是尽本职工作;后面还是史进主动邀约他继续打些野味来卖,我给你做主。可是他看到王四的时候,非但没有帮着他回村,反而偷走了王四的赏银。更关键的是,这位“颇识几字”的猎户,在看到书信里朱武等三人的名字后,竟然想歪了:“我做猎户,几时能够发迹?算命道我今年有大财,却在这里!华阴县里现出三千贯赏钱捕捉他三个贼人。叵耐史进那厮,前日我去他庄上寻矮丘乙郎,他道我来相脚头踩盘,你原来倒和贼人来往!”于是立即带了书信前去告发。人倒是告发了,可惜三千贯赏钱却没能用到,就被史进一刀杀死。所以算命的说的都不可信。

  可惜史进自己的家园就此焚毁。上(www.66460.com)山后,朱武表示“哥哥便只在此间做个寨主,却不快活。虽然寨小,亦堪歇马”,要让位给史进。但是史进不肯落草,不愿意把“父母的遗体点污了”,非要去找师傅王进。朱武又表示“哥哥休去,只在我寨中且过几时,又作商议。如是哥哥不愿落草时,待平净了,小弟们与哥哥重整庄院,再作良民”,别去找根本就找不到的人了。史进只是不依从,于是留下自己家的庄客和大部分细软财物在山寨,自己带了足够的川资路费,前往延安府一代去找寻师傅王进谋出路。

  王进本人我在前面分析过了,有了足够的银两,也许没有去延安府了(因为王进是被高俅通缉的,万一有些昔日的朋友为了钱财和前程出卖他也不敢说),是以后来史进到了延安府也没有找到王进。但在到延安府之前,他路过渭州府,路遇了当地经略府的提辖鲁达,这才从鲁提辖那里得知,师傅有可能去了延安府。鲁达很高兴结识史进,于是请他去街上吃饭。

  在路上,史进却遇到了自己另外一位师傅:启蒙老师打虎将李忠。李忠也被邀请入列,三人去了街上的潘家酒楼吃饭。在酒楼,遇到了金翠莲被郑屠夫妇欺凌的事情,鲁达先是大怒要去打死郑屠,被史进和李忠好歹劝住。鲁达于是表态送些盘缠给金二,可是他自己却没多带,只送了五两银子,剩下的只能请史进和李忠凑。史进二话不说,拿出十两银子表示不用哥哥还,我赞助的。李忠由于小本生意,没多少钱,拿了二两银子出来,被鲁提辖认为也是个“不爽利”的人,没去收。

  当晚回去后,鲁达有自己的住处,李忠来这里早些,也是有落脚的旅馆。史进只得另外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次日便听说了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的事情,跟着有公差来缉捕史进和金老,因此,史进便“离了渭州,寻师父王进。直到延州,又寻不着”。到底是少年心性,于是先去北京(大名府)玩了一段时间,后又去东平府(请记住,此时史进的官司不大,而且不是受全国通缉的,否则他不可能如此逍遥)住了一些时日,还认识了一个娼妓叫李瑞兰。两人“往来情熟”,少不得山盟海誓。

  可是史进没有替李瑞兰赎身从良,而且还把盘缠用尽了。所以只能离开李瑞兰家,准备回少华山找朱武他们入伙。走到青州地界,身边已经没有一文钱。好在他还算聪明,把最后的钱财买了些干肉和烧饼,不至于马上饿肚子。于是史进见到此地有一座黑松林,就躲在这个猛恶林子里,准备干自己的第一票黑道生意,赚取盘缠。

  史进在林子里刚刚埋伏下不久,就见到一个人。可惜这是个胖大和尚,拿着把禅杖,看起来没有油水。于是史进吐了口唾沫,又把头缩了回去。这时候就听见那和尚在外面破口大骂:“兀那林子里的撮鸟!快出来!”史进听了冷笑:“秃驴!你自当死!不是我来寻你!”杀了出来,就见那和尚喝道“教你认得洒家”,出手就打。

  史进听他口音有点熟悉,就让他通名再战。那和尚如何肯依,表示“俺且和你斗三百合却说姓名”。史进也是少年气盛,怎能受他如此藐视,当下与他打了十几个回合,史进也暗中表示,“好个莽和尚”,于是再次表示停手,询问对方的姓名。这时候这个和尚也感觉到史进武艺不赖,表示他就是原来老种、小种两位经略面前的提辖鲁达,因为打死了郑屠,出家做了和尚,法号智深。

  史进一听是鲁大哥,连忙对兄长说了句“认得史进吗”,鲁智深这才明白:史大郎。鲁智深和史进以及李忠当天就一面之交,晚上就各自散开。加上分开时间比较久,所以两人见面都没认出来。史进讲述了自己的情况,又询问了鲁智深的情况后,这才知道鲁智深为民除害,却被两个江湖败类给赶杀到这里,包袱丢在瓦罐寺里,又累又饿在。

  史进表示“哥哥既肚饥,小弟有干肉烧饼在此。”便取出来教智深吃。史进又道:“哥哥有既包裹在寺内,我和你讨去。若还不肯时,何不结果了那厮。”这下鲁智深得到了强援,又吃得饱了,所以有力气去讨还包裹。

  到寺前的时候,史进一开始没有露头,先是躲在一旁的林子里,等到鲁智深和崔道成动了手,生铁佛又打不过花和尚,飞天夜叉丘小乙又要来帮忙的时候,史进大喝一声:“都不要走!”从林子里冲出来挡住丘小乙。那两个江湖败类原本要一起上才能勉强打败没吃饱饭的鲁智深,如今被各个击破,哪能有好处呢?崔道成被鲁智深一禅杖打下桥去,赶下去又一禅杖结果性命。丘小乙见到生铁佛被打倒,自己抽身要走,被史进一朴刀正中后背,又几刀捅死。

  两人杀了两个败类,回到寺里,见原来由鲁智深保护的几位老僧都已上吊、被掳掠来的女子也投井了,便去后面拿了包袱,夺得了几件衣服。包了金银后,厨房下还有酒肉,两人斗了一场也饿了,吃了一顿。吃完后因为庙宇已经无人管理,便放火烧了此寺院,免得将来被别的江湖败类来此兴风作浪。

  两人对付着赶了一夜路,五更到了一个小镇上,在一家酒店里吃早饭。史进这时才把自己要回少华山入伙的事情告诉鲁智深。鲁智深也不阻拦,点头后把包袱里的金银分了一些给史进。吃了饭后,两人又走了五到七里路,来到一个三岔口。鲁智深认得路,知道必须分开了:史进往华州得从另外一条路去。鲁智深分开前特地叮嘱他日后得便,通个信息。这要等到鲁智深后来上了二龙山后,双方才有通信。

  史进则回到少华山上。因为他本是山寨的恩人,又带了众多庄丁和家产都奔上山,在山上本领又是他最好。诸多因素摆在这里,相当于少华山的第一股东。于是朱武就请他做了一把手,自己变成军师。这样一来,少华山名声大振,史进打理山寨,使得少华山变成令整个华州都头疼的一个据点。

  既然是占山为王,再怎么“替天行道”也要打家劫舍的。有一天史进下山,正撞见一个被刺配的囚徒。史进拦住他们一问,才知道这人是个画匠,“原是北京大名府人氏,姓王,名义;因许下西岳华山金天圣帝庙内装画影壁,前去还愿。因为带将一个女儿,名唤玉娇枝同行,却被本州贺太守,原是蔡太师门人;那厮为官贪滥,非理害民。一日因来庙里行香,不想见了玉娇枝有些颜色,累次著人来说,要取他为妾。王义不从,太守将他女儿强夺了去,却把王义剌配远恶军州。路过这里,正撞见史大官人,告说这件事”。

  史进听了怒不可遏,杀了两个押解的公差,先把王义救上山。之后想去解救那受难的女子,于是夜间一个人下山到华州想去府衙刺杀贺太守。可惜蔡京的这个学生,别的本领没有,防备别人暗杀的安全保卫工作却做得好。史进刚到那里,就被发现并捉住(估计与史进在华州名气太大,有不少人知道他的模样有关)。这下史进先被关进大牢,贺太守想乘着山上无主,准备调兵围剿。

  史进关在牢里,干着急也没办法。没过多久,府里又押进来一个囚犯——竟然是阔别已久的鲁智深大哥!原来鲁智深此时已经上了梁山,本来此次和武松一起来拉他们四个入伙的,可是由于听说史进被抓,就想来刺杀贺太守,救出史进。不想也被贺太守识破,反而遭擒。

  这下倒好了,有了伴儿了。鲁智深被捉拿后不久,宋江用计策诱出贺太守并杀之,打开华州救出史进和鲁智深。史进等人自然也就随之上了梁山。没过几天,朱贵上山报知:探听到徐州沛县芒砀山那里出了一伙强人,领头的叫混世魔王樊瑞,手下两个团牌手,一个八臂哪吒项充,一个飞天大圣李衮,三人表示要来吞并梁山大寨。还没等晁盖发话,宋江已是听了大怒:我亲自走一趟。“只见九纹龙史进便起身道:‘小弟等四个初到大寨,无半米之功,情愿引本部人马前去收捕这伙强人!’宋江大喜。当下史进点起本部人马,与朱武,陈达,杨春都披挂了,来辞宋江下山,把船渡过金沙滩,上路迳奔芒砀山来”。

  史进为什么要替宋大哥跑这一趟呢?原因很简单:他是被众头领搭救上山的,要还人情才能有脸面在山上。之前梁山搭救了不少头领,但是宋江是晁盖等人的恩主,柴进是宋江、林冲、石勇的恩主,即使孔明,他家窝藏过杀了阎婆惜逃走在江湖上的宋江也在先。可以说,之前没有纯粹欠着梁山恩情没还的好汉(白胜也不是,他先帮着晁盖等人串戏,后面又是等到府尹说出名字时才肯招供,属于同党而不是纯粹欠着梁山情分在)。

  史进以为,凭着自己的武勇、又有陈达、杨春帮助,还有朱武的智谋在,本部兵马也多,拿下芒砀山不成问题。可是到了芒砀山却令他吃了一惊:项充、李衮舞动团牌,率先冲了过来。由于他俩是步战,而且人被团牌防护住了,又有飞刀、标枪乱扔。史进等猝不及防,反而被打得落花流水,史进自己险些中了飞刀,杨春的战马被飞刀打中,弃马逃命。朱武只能在中军呐喊,不能杀退敌人。一战下来,总共折损了一半人马。

  此时史进知道厉害,准备派人回梁山求救时,宋江却和吴用、公孙胜、呼延灼、花荣、柴进、黄信等赶到。而且由于发现芒砀山上点着青色灯笼,公孙胜断言那个全真先生樊瑞会妖法。于是布下八卦阵,擒拿樊瑞等。史进则担任了八卦阵中的守将。次日擒拿了两个团牌手后,他们表示愿意上梁山归降。于是樊瑞等三人回山收拾后归顺梁山。史进此次虽然没能完成剿灭收捕樊瑞等人的任务,但是他主动请缨,也给宋江留下了好印象在。

  晁盖死后,史进是左军寨内的第三位头领,卢俊义和石秀被抓,史进参加了攻打大名府的战役,和李应、孙新一起,截断李成的退路,杀败李成、索超。到了元宵节那日,史进和李应一起,奉了吴用的将令,扮作客商在大名府东门外斩杀了守门军士,夺取了东门。曾头市报仇时,史进和杨志搭档,先是佯攻北寨,使得史文恭的陷阱专陷自己人。最后吴用施展“番犬伏窝计”的时候,史进、杨志与鲁智深、武松前后夹击,乱箭射死了曾头市的副教师苏定。

  由于卢俊义活捉了史文恭,宋江要体面的做山寨之主,必须打一场“加时赛”,史进跟随宋江前往攻打东平府。宋江派人下书,两个头领被董平痛打了一顿后回来,哭诉董平无礼。宋江大怒,就要进兵强攻。史进此时献策:只见纹龙史进起身说道:“小弟旧在东平府时,与院子里一个娼妓有交,唤做李瑞兰,往来情熟。我如今多将些金银,潜地入城,借他家里安歇。约时定日,哥哥可打城池。只待董平出来交战,我便爬去更鼓楼上放起火来。里应外合,可成大事。”宋江道:“最好。”史进随即收拾金银,安在包袱里,身边藏了暗器,拜辞起身。宋江道:“兄弟善觑方便,我且按兵不动。”

  史进为了宋江,真的舍生忘死了。进城做细作,一个不仔细真的有生命危险。可惜李瑞兰一家的作为映证了一句老话:“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史进当年倒是和她山盟海誓,可是此次史进已经告诉她“我实不瞒你说:我如今在梁山泊做了头领,不曾有功。如今哥哥要来打城借粮,我把你家备细说了。我如今特地来做细作,有一包金银相送与你,切不可走漏了消息。明日事完,一发带你一家上山快活。”她却心中不愿,和父母商议,老鸨力主告发史进,李瑞兰父亲原本不愿(很奇怪,如果真的是一家人,为何愿意让女儿去做妓女),但是禁不起老鸨恐吓“你若不去首告,我亲自去衙前叫屈,和你也说在里面”,便偷偷的去程万里那里告发史进。

  李瑞兰则先稳住史进,假意说自己因为走楼梯踏空了,险些摔跤,是以吓得变了脸色。史进因为喜欢她,所以没有察觉。结果不到一盏茶时分,被东平府的差役捉到府衙。程万里、董平甚是愤怒,下令从重拷打史进。

  史进被拷打后押入死牢。过了两日,却见到同来的顾大嫂竟然也进了死牢来送饭:史进见了顾大嫂,吃了一惊,做声不得。顾大嫂一头假啼哭,一头喂饭。别的节级便来喝道:“这是该死的歹人!自古‘牢狱不通风’,谁放你来送饭!即忙出去,饶你两棍!”顾大嫂更住不得,只说得:“月尽夜打城,叫你自挣扎。”史进再要问时,顾大嫂被小节级打出牢门。史进只听得“月尽夜”三个字。

  史进知道了宋江的攻城计划后,就等着“月尽夜”。可惜那个三月却是大尽。到二十九,史进在牢中,见两个节级说话,问道:“今朝是几时?”那个小节级却错记了,回说道:“今日是月尽,夜晚些买帖孤魂纸来烧。”史进得了这话,巴不得晚。一个小节级吃得半醉,带史进到水火坑边,史进哄小节级道:“背后的是谁?”赚得他回头,挣脱了枷,只一枷梢,把那小节级面上正著一下,打倒在地。就拾砖头敲开木,睁著鹘眼,抢到亭心里;几个公人都酒醉了被史进迎头打著,死的死了,走的走了。拔开牢门,只等外面救应。又把牢中应有罪人尽数放了,总有五六十人,就在牢内发起喊来。有人报知太守。程万里惊得面如土色,连忙便请兵马都监商议。董平道:“城中必有细作,且差多人围困了这贼!我却乘此机会,领军出城,去捉宋江;相公便紧守城池,差数十公人围定牢门,休教走了!”董平上马,点军去了。程太守便点起一应节级、虞候、押番,各执枪棒,去大牢前呐喊。史进在牢里不敢轻去。外厢的人又不敢进去……董平因见交战不胜,当晚收军回城去了。宋江连夜起兵,直抵城下,团团调兵围住。顾大嫂在城中未敢放火,史进又不敢出来。两下拒住。

  史进这次越狱行动虽然提前了些,但是由于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却也占据了监狱。这样尽管没能出来,至少不用披枷戴锁。而且身边还有五六十个人,都是拼命死战的。当天下半夜,宋江就打下城池,放出史进。

  史进不顾伤痛,带了一群人,去西瓦子李瑞兰家报仇雪恨。想起此事估计史进在牢里的时候就咬牙切齿了:我那样待你,给你金银让你不要声张。并许愿带你一家上梁山快活。你非但不帮忙,反而出卖我!于是他领人杀到李瑞兰家,“把虔婆老幼,一门大小,碎尸万段”,出了一口恶气。

  拿下东平府后,由于史进腿上有伤,就直接回山,没有参加东昌府战役。等到宋江回山后,史进发现众多头领都被刚归降的张清打伤了。梁山那一段时间成了疗养院,之前的秦明、李逵,跟着史进、郁保四和王定六,现在又多了十几个养伤的,景象甚为壮观。

  宋江等众兄弟伤口痊愈后,重新假借天意安排了新的座次。史进被排名在第二十三位,除了他曾是一山的寨主外,关键就是因为他两次为宋江出力。尽管结果都是适得其反,但是其心可嘉,应该奖赏。所以史进排名还在江州元老穆弘、李俊、以及宋江死党雷横、黄信等人的头上。和史进一起上山的兄弟,朱武排名第三十七位,但却是行使军师职权的人物。陈达、杨春在地煞星中也排名中游,高出许多梁山元老人物的排位。

  此后宋江春节要去东京看灯,先定下的名单里,就有史进。他和穆弘被分派在一起,前往看灯。李逵是因为闹着要去,没法子,只能带着他。燕青也由此变成伴生(让他负责看护李逵)参加了灯会。能和柴进、鲁智深、武松、朱仝、穆弘、刘唐一样被宋江看重,点名去东京看灯,足见在宋江心目中,史进的位置不低。

  不过史进正月十四却和穆弘两个路过樊楼酒家。这座酒家,当年陆虞候骗林冲的时候,就请他在这里喝酒。史进和穆弘都曾经听说过,于是上了酒家,包下了一个单间,在里面喝酒赏灯。酒一喝多了,就要生事,两人作歌一首:

  “浩气冲天贯斗牛,英雄事业未曾酬。手提三尺龙泉剑,不斩奸邪誓不休!”

  这歌里的“不斩奸邪誓不休”和宋江当年的“敢笑黄巢不丈夫”属于同类,虽然歌里不反皇帝,但是却已经剑指了权臣。幸好,此时宋江和柴进正在隔壁吃酒,听到了吓了一跳:赶紧过来吓退他俩。宋江说没想到他们也“无知口糙”,太吓人了,叮嘱他俩连夜回去,明天看灯过后就走。史进和穆弘这个时候也酒醒了,明白是自己的不对,赶快回了客栈。

  想不到次日看灯的时候,却是李逵惹了事,火烧了李师师的行院。史进、穆弘、刘唐、朱仝等头领,配合着鲁智深、武松,打开城门,接应了宋江等人离去,回到梁山。这以后,燕青去泰安州,跟随卢俊义去接应他的,就有史进。

  朝廷派陈太尉前来招安。结果那张干办、李虞侯一副小人得志、狐假虎威的面孔,令跟随在宋江背后的史进等好汉甚是愤怒,不是宋江在前面,就立即下手杀了这两个狗仗人势的东西。结果一宣读圣旨,一尝那御酒,史进和刘唐、穆弘、鲁智深、武松、水军六个头领都怒了。这其中,御酒是被阮小七他们喝光后偷换的,但是圣旨里全无一点安抚的意思,简直就是最后通牒。这下众头领都不干了,此次招安失败。

  招安失败,换来的就是童贯的征剿。史进做为大将,参加了九宫八卦阵的东北方阵营担任主将。续后与童贯再战的时候,杀了童贯手下的陈州都监吴秉彝。之后又参加了三败高俅的战役,宿太尉和张叔夜来梁山的时候才接受招安。

  从书中的描写来看,史进对招安不是很抵制。当然他和吴用的主张差不多,被招安,但也要有点骨气,不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像条狗一样。这从他一开始曾不愿意在少华山入伙,想去延安府找王进投军就可以推断出。至于他也参加了李逵、武松等人的反抗,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和众兄弟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征讨辽国的时候,史进多见功劳。宋江打下檀州后,分兵取了玉田县,围攻蓟州。因为蓟州主将耶律得重的儿子被卢俊义、燕青杀了两个,副将宝密圣和天山勇又死在林冲和徐宁的枪下,耶律得重令躲在此间的洞仙侍郎,率领本部三将出战。洞仙侍郎不敢不依,带了三将出来,结果番将咬儿惟康被索超斧劈,此时史进出马:

  洞仙侍郎见了,慌忙叫楚明玉,曹明济,快去策应。这两个已自八分胆怯,因吃逼不过,只得挺起手中枪,向前出阵。宋江军中“九纹龙”史进,见番军中二将双出,便舞刀拍马,直取二将。史进逞起英雄,手起刀落,先将楚明玉砍于马下。这曹明济急待要走,史进赶上一刀,也砍于马下。史进纵马杀入辽军阵内,宋江见了,鞭梢一指,驱兵大进,直杀到吊桥边。

  史进征辽的功劳最大,除了张清,数他杀掉的辽将最多。杀了这两个后,宋江打下蓟州,随即又夺取了幽州。辽国大帅兀颜光亲率大军前来抵挡,儿子不幸被呼延灼抓去。兀颜光大惊,派了两名先锋来挡第一阵。史进正遇到敌将琼妖纳颜。

  这里提一下:纳颜在《射雕英雄传》里有过讲解,“那颜”是蒙古最高的官衔,非亲贵大将,不能当此称号。虽然纳颜和“那颜”字不一样,应该是出于译者用的汉字区别,在少数名族语言里应该一样(尤其是《水浒传》正是创作于元末明初,书中有些官职还真的就是当时元朝的官职)。可见这位琼先锋到底应该叫什么名字,不好说。当下那个琼妖纳延,横枪跃马,立在阵前。宋江在门旗下看了琼先锋如此英雄,便问:“谁与此将交战?”当下“九纹龙”史进提刀跃马,出来与琼将军挑斗。战马相交,军器并举。二将斗到三十二合,史进一刀却砍个空,吃了一惊,拨回马望本阵便走。琼先锋纵马赶来。宋兵阵上“小李广”花荣正在宋江背后,见输了史进,便拈起弓,搭上箭,把马挨出阵前,觑得来马较近,飕的只一箭,正中琼先锋面门,翻身落马。史进听得背后坠马,霍地回身,复上一刀,结果了琼妖纳延。

  史进这一仗主要的功劳却在花荣身上。这点,我在《正说花荣》里提到过。但是史进一刀砍空,却不像吴秉彝那样一个前冲,死在别人手里,足见他的本领还不赖。其实史进就算继续打,也不见得就一定能输,但是见势不妙,知道撤出,倒也算精明。

  之后史进跟随宋江,击破敌军。征辽回来后,又跟着宋江南下征剿方腊。先在扬州,配合燕青、解珍、解宝,杀进了陈观的家中,解决了肘腋之患。之后化装成陈观的庄客,在第三拨船上,杀进润州,等到吕师囊手下“十二个统制官,听得城边发喊,各提动军马时,史进,柴进,早招起三百只船内军兵,脱了南军的号衣,为首先上岸,船舱里埋伏军兵,一齐都杀上岸来。为首统制官沈刚、潘文得两路军马来保城门时,沈刚被史进一刀剁下马去,潘文得被张横刺斜里一搠倒”。立下了征剿方腊战场的第一功。

  这之后分军,史进跟随宋江,在苏州生擒了敌将甄诚,又跟着打下了杭州。杭州之后,因为卢俊义之前阵亡了董平、张清、雷横,又在杭州阵亡了索超和邓飞,史进与黄信、孙立就被补充分派给卢俊义麾下,这是史进蓟州大战后重新回到卢俊义麾下。可惜此次出师未捷身先死,在昱岭关被方腊军第一神射手庞万春射死。史进与师傅李忠、少华山死党陈达、杨春死在一起,被安葬在昱岭关上。

  宋江回京献俘,徽宗看了名单后,追赠史进等为忠武郎。史进的故事到此完结。做为书中第一个出场的梁山好汉,史进虽然不及宋江、武松、鲁智深、李逵有着篇幅较长的独立故事,但是他的故事却是作者为梁山好汉树立榜样的。之后无论是宋江私放晁天王、武松醉打蒋门神、李逵燕青双献头,都有着“史进模式”在里面。有义气,够朋友就是史进这类人的特点。但是由于他们自己够朋友,也以己度人,所以这样的人也很容易被人欺骗和伤害。

  后世对于史进,作品不多了。就是王度庐和聂云岚曾经在《卧虎藏龙》系列、《玉娇龙》里描写过一个和史大郎同名同姓的侠客——“爬山蛇”史进,此人是李慕白的好友,帮过玉娇龙除害,自然也算一代大侠,不过与九纹龙史进本人则不相干了。另外还有金庸写《鹿鼎记》的时候,说扬州一带百姓家院子里供了一个牌位,写的是“九纹龙史进之灵位”,初一月半,大伙儿都要向这牌位磕头,焚香跪拜,其实是纪念史可法。这想必是施耐庵老先生和史进本人都想不到的。

  备注:已经多次有朋友提醒我,《正说水浒人物》被盗转的现象很严重。我在此严正声明:《正说水浒人物》除了里面引用的《水浒传》原文外,均为郭文原创文字,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该系列只在新浪博客和逍遥谷评书论坛发行,其他网站并未有过专门文字发行(包括我自己在搜狐、网易、腾讯、敏思和随笔南洋网的主页)。凡其他网站发行的(也包括某些网盘资料),均属于未经授权的违法行为。